「小孩子不要講髒話!」

紫衣有些無語,但這隻小獸長的實在太可愛了,最後還是滿心歡喜的將小獸抱到懷中,這個傢伙竟然還無恥的往紫衣胸口拱了拱,更是氣的小伍火冒三丈,暗自腹誹,千萬不要落到我的手上,不然將你煮成火鍋,哼!

「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傢伙?」紫衣輕撫了一下它脊背上的絨毛,而後笑呵呵的問了一句。

「名字什麼的只是一個代號,要不你們就叫我神獸大人吧。」小獸耷拉著耳朵,眼神很是深邃,似無奈又似在嘆息。

「棒槌!」小伍在一旁臉色發黑,感覺這小獸忒不是個東西,不由開口罵道。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是不是想單挑啊!」小獸又開始齜牙咧嘴,但緊接著就被紫衣手掌按了回去,立馬老實了不少。

「哼哼,你不是沒有名字嗎?我給你取個這麼好聽的名字,你還不謝謝我,棒槌?」小伍眯縫著眼睛,想到自己被它撞的腦袋到現在還隱隱作痛,更是感覺自己為它取的名字十分符合。

「啊呀呀,氣死本神獸大爺了,我要咬死你!」小獸實在忍無可忍,化作一道流光上去就啃到了小伍的胳膊上。 小伍痛呼,有些難以想象,自己肉身堪比天之道境的修士,結果今天遭狗咬了,而且咬的還很疼,這小獸牙齒跟精鋼似的,咬住了就不鬆口。

「哎呀,好疼,棒槌快鬆口!」小伍大喊,這狗忒不是個東西,偏又速度飛快,只見一道勁風吹來,接著便看到這廝咬住了自己的胳膊,說什麼都不在鬆開。

「就不放,本大爺要咬死你!」小獸大叫,瞬間又飛快的換了一個位置,再次一口咬上,這次是小伍肩膀。

「哎呀,好疼,你是屬狗的么,咦,不對,你本來就是條狗。」小伍有些無語,剛剛被狗撞,現在又被狗咬,速度又比不過人家,此刻被小獸咬過的地方滿是牙齒印。


紫衣苦笑連連,這隻小獸還真是個活寶,速度飛快,不多會竟然咬了小伍好幾處,弄的小伍滿身都是牙齒印。

直到過去了一刻鐘,這場持久的人狗大戰才終於結束,當然,是以小伍的投降為最終結局,因為那小獸速度太快了,小伍根本就追不上它,自始至終都是被小傢伙趕著咬。

「哼」

「哼」

兩人一狗再次上路,但不知道怎麼的小伍跟小獸就是看彼此不對付,雙方都是一聲冷哼,而後一副我不屑搭理你的樣子別過頭去,只剩下紫衣看的好笑。

「好了,時間已經不早,現在不遠處就有商隊過來,得趕緊趕路了,只是,你跟我們在一起可能會有危險的,甚至會沒命,你不怕么。」紫衣看著小傢伙可愛的模樣,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它的小腦袋。

「嗚~有什麼危險的,美女你說說!」小獸舒服的呻吟出聲,最後又惹來小伍的鄙視眼神,不過直接被它給無視了。

「我跟小伍正在被人追殺,仇家很厲害,跟著我們很危險。」紫衣說到這,臉上只有一絲笑意,彷彿說的不是自己般。

「嗨,多大點事啊,美女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啥時候那仇家來了,本神獸大爺幫你咬死他們不就完了。」小獸懶洋洋的回應道。

「哼哼,就你?純屬給人送菜,真是一鍋好狗肉!」小伍在一旁冷笑,故意刺激它。

「哦嗚,小子,你又找揍了是吧!」小獸怒急,它最討厭別人喊它是什麼蠻獸啊狗啊之類的低等動物了,要知道,它可是高貴的神獸血脈。

「難道我怕你不成?這樣吧,便宜別人不如便宜自己人,你主動一點,我燒一鍋開水將你煮了,也好給我與紫衣姐姐打打牙祭。」小伍帶著不懷好意的笑,陰沉沉的說道。

「汪,啊呸,嗷嗚~我要咬死你!」小獸氣急,一聲獸吼,但怎麼聽都有些像狗叫,最後乾脆改為一聲狼嚎,再次化成一道光,向小伍撲去。

一場人狗大戰不可避免的再次爆發,最終又給小伍留下了滿身的牙印。

走上官道,逐漸碰上了行人,大多都是一些往來於神州做生意的商人,雇傭了許多人之道境的低階修士,一路上保駕護航,往往一個商隊浩浩蕩蕩要數千人不止。

當小伍兩人出現在眾人眼前,著實驚掉了一地的下巴,二人自稱姐弟,姐姐端莊秀麗,有一種出塵的氣質,懷中抱著一隻長相奇特的小狗,像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姐,但這個弟弟就太慘了,身上破衣爛衫,衣服如布條般掛在身上,臉上更是髒兮兮,兩人的形象頓時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說小兄弟,你這是怎麼搞的啊?看你身上這衣服!鑽了不少老林子吧。」同行的有一名護衛,差不多三十歲左右的樣子,是一名百穴境的修士,別人都叫他林子,由於身材瘦小,隊伍中與小伍身材最為符合,於是被護衛隊長喚來,挑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給小伍換上。

「林子哥,不瞞您說,還不是我們家的狗丟了,您也知道,這一代禁林里那麼多蠻獸,這隻小狗崽子是我姐姐最喜歡的寵物,我廢了老大勁才找回來的。」小伍一臉的感嘆,煞有其事的說道。

旁邊紫衣輕笑,懷中小獸更是恨的壓根都痒痒,此前要不是它跟紫衣有約定,在人前不許開口胡鬧,他恨不得再次撲上去狠狠的給小伍幾口,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嗨,不就是一隻狗崽子嘛,丟了就丟了唄,你也真敢幹,林子里這麼多吃人不吐骨頭的蠻獸,幸虧你運氣好沒有遇上,否則還不得把你給吃了,不值得啊。」

林子是個老實人,壓根沒有見到身後小獸齜牙咧嘴的模樣,還是自顧自的說著,因為本身資質有限,他知道自己這輩子肯定突破不了『人之道境』了,於是加入了商隊充當一名護衛,此刻聽小伍所言,語氣中頗為感覺不值。

「誰說不是呢,事後想想我也害怕的不得了,當時進了林子就迷路了,再後來轉了半天才找到大路,這不剛出來就碰上你們商隊了么。」小伍搖頭,臉上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嗨,沒事都過去了啊,前面不到百里就要進入天璣城了,到時候老哥我請你喝酒,給你壓壓驚!」老林一隻大手拍了拍小伍肩膀,一臉的豪爽。

小伍方要答應,只聽後方傳來一陣馬蹄聲,還有人鼓盪真元的大聲呼喝聲,聽聲音人數不少,速度也不慢,靈識瞬間掃過,發現竟是一隊騎兵,領頭之人是一名『天之道境』的修士,其餘也是『人之道境』巔峰,一行數十人,濺起了一地塵土。

商隊首領聽人稟報,立即勒令手下眾人避讓到一旁,小伍與紫衣對視,眉頭皆是皺起,因為這一隊騎士騎乘的皆為蠻荒異種蠻獸,最差的都是五級的『黃磷獸』,首領座下更是一隻低階的蠻獸王者。

紫衣小伍頗感意外,在各州邊荒來說有這樣的一隊修士簡直可以橫掃一切,而且看樣子對方是來自神州,橫穿了禁林,看目標應該也是天璣城。

再之後,這一隊騎士剛過去不久,又是一隊飛行的坐騎從天空而過,都是六級巔峰的獅頭鷹族群,獅頭鷹身,兩翼展開有五六丈,足足有上百隻,可謂遮天蔽日,每隻獅頭鷹上都端坐著至少一名修士,天之道境的修士更是多達十餘人。

小伍眉頭皺的更深了,這不正常,邊荒這樣的地方,稱之為窮鄉僻壤絲毫不為過,什麼時候連天之道境的修士也是一批一批的來此了?這不符合常理,似乎天璣城那邊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否則斷不會聚集如此多的高階修士來此。

「林子哥,怎麼那麼多高階修士往蠻荒州而來啊,是蠻荒州出什麼事了嗎?」小伍不解,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怎麼?小兄弟你還不知道呢?聽說天璣城近日出大事了,前些日子有消息說,上古時期的一處遺迹突然打開,疑似至尊留下的秘境福地,此時不止是蠻荒州神州,就是另外兩州廬州和通天州,也有大批的修士往這趕,一路上這已經是第九批了。」

林子砸吧嘴,顯然,最近路過的這些修士都給了他很大的震撼,因為整個商隊最強的護衛隊長也不過就是秘宮境巔峰的境界修為,但這些路過的修士,最低都是神台,兩方對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等階。

「至尊秘境?」小伍一驚,他可是在紫衣那聽說過古代至尊的事情的,那都是無敵於天上地下的存在,彈指間可以覆滅一個大州,一縷氣息就能震死一片修士,如今至尊秘境出世,自然會引發大波瀾,這也就難怪會有如此多的修士往這趕來。

「那銀月狼王曾經說過,我們不久的將來可能還會見面,會不會就是說的這次至尊秘境的開啟?」小伍腹誹,感覺這次事件很不一般,天之道境的修士或許只是馬前卒,應該會有當世的大能人物出世也說不定。

甚至,最後很可能引出平日里避世不出的『神道』,因為如果真是至尊秘境開啟,裡面肯定會有驚世的神藏,至尊的東西隨便拿出一點都要讓天下人搶破頭,說不定裡面會有長生的秘密,天下修士,誰人不想長生不死,為之拚死再也正常不過。 這是一個大事件,傳聞中的至尊秘藏出世,震驚天下四大州,如今各族修士正不計代價的趕往蠻荒州邊荒一帶。

「林子哥,這至尊秘境既然如此神奇,那為什麼會出現在邊荒呢?按理說邊荒貧瘠,也無神土,怎麼就突然間出現這樣一個至尊秘境,該不會是騙人的吧?」小伍言語中有些疑惑,懷疑是有人故意製造的謠言,用來達到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個說來也是奇怪,曾經不止你一個人有過相同的疑惑,前些時日各州紛紛派出至強者出面,均證實了至尊秘境的真實性,因此不可能是騙人的,此刻天下修士正絡繹不絕的趕往天璣城,相信以那些名門大教的實力應該不至於被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真的是至尊秘藏出世,那其他沒趕上的人哭都來不及。」林子轉而想了下再次給小伍解釋道。

「哦,那如此說來,林子哥說的也不無道理,只是,這麼重要的一處寶藏,竟然出現在邊荒,確實讓人有些驚奇,這不太符合常理啊。」小伍點頭,腦袋快速運轉著,因為他總是感覺其中有什麼陰謀似的,說不出道不明。

「其實,考慮到其它方面原因的話,至尊秘境能出現在此,也不是不可能。」林子想了想后,似乎終於記起了什麼,再次開口說道。

「哦?林子哥為何有此一說?」小伍有些好奇了。

「是這樣,我也是聽咱們護衛統領說的,護衛統領姓童,原本是一名世家子弟,只可惜後來他們家族落寞了,但終歸底蘊還在,不是我們這些凡俗野修可以相比的,前些時候聽統領說過,說這天璣城雖然不大,但是絕不簡單。」

「聽說好像在古代時有那麼一段時間,這裡曾經也輝煌過,天璣城被尊稱為人族第一聖城,就是不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導致原先的第一聖城一夜之間落到現在這般田地,不過我也只是聽說,但究竟是真是假誰又能說的准呢。」

林子搖頭,他完全將這些傳說當故事聽了,因為天璣城名頭雖然響,卻也來過幾回,如今城池的模樣還比不上神州各地方上一座普通的小城,落魄的早以不成樣子,很難讓人想象它曾經會有多麼輝煌。

「第一聖城?」小伍聞言一愣,隨即有些不可置信,因為這裡是邊荒,別人不知道但小伍這些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最是清楚不過了,這裡太過貧瘠了,甚至連適合耕種的土地都不多,蠻荒鎮中居民完全就是因為過往的商人在支持著,否則早就生活不下去了。

「對了,咱們聊了這麼久,一直都小兄弟小兄弟的稱呼你,還不知道你真實的名字呢,我你肯定認識了,大家都叫我林子,你呢?」林子說著說著,臉上不由一紅,大家一起走了不短的時間了,竟然還不知道人家姓名。

「你說我?呵呵,我叫小。。。我叫『噬』!」小伍莞爾一笑,剛要道出真名,但突然間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鬼使神差般的喊出一個字,但緊接著,小伍也為之驚愕不已。

「噬」?這樣一個字彷彿帶著魔性,讓人從心底冒著寒氣,不知道什麼原因,在聽到小伍喊出這個字之後,林子感覺一股冷風灌進脖領,激靈靈打了個冷戰。

「呵。。呵呵,小兄弟你的名字還真是,嗯,真是有夠特別,噬?很好記的名字。」林子眼神帶著怪異,似乎發現身邊的小兄弟在一瞬間變得有些深邃起來。

「哈哈,林子哥,咱們應該快到天璣城了吧?」小伍微微愣神,而後瞬間岔開話題,靈識掃出足足四十多里,腦海中立即有了一個城池的輪廓。

「哦,對啊,差不多還有四五十里路,就應該到了吧,不過『噬』。。小兄弟,如今的天璣城可不比往日了,城內現在是高手如雲,而且還有更多的修士正在趕來的路上,到時候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啊。」

剛說完,林子老臉一紅,似乎感覺這樣說好像是自己怕了什麼一樣,立即辯解道:「不是老哥我膽小,實在是如今的形勢太詭異了,聽聞南部通天州有好些種族也來了,其中似乎還有許多好戰的種族,萬萬得罪不得,否則一不小心會惹來殺身之禍。」

林子不耐其煩的告誡,小伍能夠聽出他是出於真心,這十分難得,大家只有一面之緣而已,今後還不知能否有相見之日,被人如此關懷,小伍還是感覺十分感動的。

「林子哥放心,你別看兄弟我年齡不大,這點分寸還是懂的,對了,你可是跟我說過,等下到了天璣城,還要請我喝酒呢。」小伍嘴角帶著笑意,口中說笑道。

「哈哈,一定一定,你林子哥當然說到做到,這天璣城我來過很多次了,熟的不得了,等會請你喝最好喝的紅果酒,管夠。」林子為人豪爽大氣,最是喜歡交朋友,人雖然長的有些瘦小,但人品沒話說。

小伍微笑搖頭,酒這種東西只聽說過還從來沒喝過,過往商旅的護衛們曾經說起過,酒乃甘霖,靈氣匯聚之物,有諸多神奇功效,據說喝了酒之後能夠忘記諸多煩惱,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小伍眼中現出嚮往之色。

「對了,林子哥,神州聽說有三大仙門,不知道三大仙門的人是否來到了天璣城?」小伍問的很小心,沒有明著提及羽化仙門的名字,只是問神州三大仙門。

「三大仙門?當然來了,就在半個月前,羽化仙門來了十八神衛呢,聽聞那神衛修為各個通天徹地,絕對不是剛剛踏入天之道境的修士能夠比擬的,真不愧為神州三大仙門之首啊,一出動就是整隊十八神衛,而且剛到就惹起了天大的風波。」

林子說到羽化仙門,眼中露出無盡崇拜之色,顯然,對神州的人來說,三大仙門五大神朝如同高高在上神域,是人們心中永遠嚮往的聖地,也就難怪林子露出如此神態。

「天大的風波?怎麼說?」小伍在微笑,但眼中卻有寒光閃過,他感覺,這所謂的風波應該跟自己還有紫衣有關。

「聽說他們剛入天璣城,就發布了羽化仙門的神州通緝令,懸賞捉拿一名少年,賞金更是豐厚,只要能夠提供消息就能獲得五級的靈藥,我的乖乖,也只有這樣的超級門派才有這樣的魄力,一個消息就能換五級靈藥,而且誰要是能將那名少年活捉並交給羽化仙門的人,那立即就能獲得九級靈藥或者天之道境修士的法寶,想想就令人激動。」

說道這,林子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一般的藥材哪怕就是活上萬年,也不能與靈藥相提並論,靈藥之中蘊含有一絲大道真意,可以幫助人悟道,而九級靈藥更是少之又少,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這樣一株,說不定就能打破自身桎梏,有朝一日突破到天之道境呢。

「神州通緝令?九級靈藥?羽化仙門還真是看得起那名少年呢!」小伍眼中寒光爍爍,回頭與紫衣對視了一眼,兩人心中都有些發冷,整整十八名天之道境的神衛來了,說不定此刻正等著自己兩人入瓮呢。

「紫衣姐姐?」小伍暗中傳音道。

「小伍,看來這天璣城暫時是不能進了,不然我怕遲早會被神衛發現,神衛我太了解了,他們的強大與可怕絕對超越了傳聞,一直以來,神衛都是震懾神州其他勢力的中堅力量,你可以想象他們的可怕。」紫衣臉色沉凝,並且深有體會,傳音給小伍。

「我明白了!」小伍點頭,臉色說不出的難看,林子所說的信息對自己兩人來說實在太重要了,甚至最終關係到兩人的生死。

「兄弟,你怎麼了?怎麼臉色突然變得這麼難看?」林子奇怪,還在侃侃而談,卻見到小伍臉色有些發白,眼中更是發出冷光,不禁嚇了一跳。

「哦,沒什麼,林子哥,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真的非常感謝。」小伍瞬間回神,臉上再次帶上笑容,但林子能夠聽出來,小伍所說的感謝應該是發自內心的,其中的真誠做不得假,不禁撓了撓頭,似乎感覺小伍很奇怪。

「嗯?」

突然,小伍眼中出現驚訝之色,因為,就在剛才,原本沉浸在小伍丹田之中的那塊青色大石突然間震動了一下,似乎周圍不遠處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小伍靈識落在青石上時,明顯能夠感應到一種渴望的情緒透過青石而出。

難道這青石之中有什麼生靈不成?小伍頓時感覺有些駭然! 「怎麼了小伍?」

紫衣傳音,她的靈識時刻都在環繞著兩人周圍十里,四周眾人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的感應,此刻,自然發現了小伍表現出的異常,不由開口問道。

「紫衣姐姐,我體內青石有異常,咱們儘快脫離這個商隊,不然我怕會出現什麼意外。」小伍皺眉,他不想讓青石的秘密暴露,這是一宗至寶,單憑本身的重量與材質就能砸死一隻六級蠻獸,可能與禁林中隱藏的大能有關,此刻震動,小伍心中很急切。

「青石?什麼青石?小子你不地道啊,有寶貝都不說拿出來分享一下!」

就在此刻,那小獸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小伍與紫衣的腦海中,這讓兩人如同見了鬼一樣,這傢伙竟然能夠探聽到別人靈識的交流?這小獸到底什麼來歷?怎麼會如此神奇?如果這樣,那以後兩人之間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我說你們幹嘛這樣看著我,你倆的靈識傳音技巧太過粗糙了,很容易就被人截獲,這對本神獸大爺來說,不過小菜一碟,沒必要這麼驚訝吧。」

小獸打了個哈欠,似乎這點事真的是微不足道,那樣子要多臭屁就有多臭屁,而後拿一雙狗眼斜睨小伍,一副你小子藏了私貨的表情,眼睛裡帶著深深的鄙夷。

「這就是傳說中的狗眼看人低么?」小伍摸了摸鼻子,嘴裡小聲的嘟囔著,明顯是說給小獸聽的。

「汪~嗷嗚,你小子就是欠揍!」小獸在紫衣懷中掙扎著,要不是紫衣按著,小獸早就撲過去來一場人狗大戰了,此刻更是靈識傳音威脅著小伍。

「我說兄弟,你姐姐的狗怎麼了?雖然不大點還挺凶,我怎麼感覺它想咬你呢。」林子在一旁聽到小獸的嚎叫聲了,雖然感覺叫的有些怪異,只以為是什麼異種,也就沒怎麼在意,但是小獸眼露凶光緊緊盯著小伍看,那眼神,讓林子看著心裡直發毛。

「咳咳,沒事林子哥,我們家狗就這毛病,等沒人的時候,咱們去城裡喝酒,到時候請你吃狗肉小火鍋,想來滋味肯定不錯。」小伍笑眯眯的瞥了一眼小獸,嘴裡更是出言故意刺激它。

「哦?只是,這是你姐姐的寵物,這樣做不太好吧。」林子搓著手有些躍躍欲試,雖然口中這麼說著,但眼睛卻猛的一亮,而後眼角偷偷看著小獸,似乎在打量,需要用多大的鍋才能放的下,但是緊接著就被小獸充滿憤怒的威脅眼神嚇的轉過了身去,他感覺這很邪門,那小狗崽子似乎能夠聽懂自己兩人說的話。

「我決定了,等會到了沒人的地方,一定要咬死這小子,真是氣死本神獸大爺了。」小獸抬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紫衣看,眼裡滿是委屈,但說的內容卻讓人無語。

紫衣只是在一旁苦笑搖頭,這一人一獸都是小孩子心性,半刻也閑不住,不鬥一場不罷休,而且一個個也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小獸,因為大多時候都是小伍吃虧。

「對了,林子哥,我們有家人還沒趕來,我跟姐姐就先不進城了,在這裡等一下後面的人,麻煩你跟童統領說一下,我們就不跟大家一塊了,等過幾天同家人一塊進了城,我再去找林子哥喝酒。」距離天璣城還有三十多里,小伍突然開口對林子說道。

「啊?你倆不跟我們一塊了?那好吧,這一帶早已出了禁林,已經沒什麼危險了,既然如此,我去跟統領說一下就行了。」林子有些驚訝,但是聽聞後方還有家人,也就不便強留,點頭答應了。

「那好,今日就告辭了,感謝林子哥一路上的照顧,我跟姐姐就在附近等候幾天。」小伍微笑道謝,而後向林子辭行。

「哈哈,那過幾天噬小弟一定要來天璣城中找我,咱們一起喝酒,林子哥一定請你喝最好喝的紅果酒。」林子臉上帶著笑,而後目送小伍二人遠去,眼中竟是帶著諸多的不舍,這一路上跟小伍兩人聊的很是投緣,此刻已經將小伍當成了朋友。

小伍二人逐漸淡出眾人視線,直到林子與護衛統領會報了之後,那位姓童的首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小伍二人離去的方向,只是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二人的突然離去。

「喂,小子,你說清楚,剛剛你說要將誰做成火鍋吃了?」

二人剛離開不久,小獸終於忍無可忍,嗖的一聲化作一道光躥到小伍身前,後腿著地,直立著身子,兩隻前爪掐在腰間,一副我想要教訓你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