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有錢能使鬼推磨,這的確是至理名言!」李漢心裡感嘆,坐在位置上,閒情逸緻的看著台上那輕描淡寫的妝容,身形曲線玲瓏,姿色極佳,正在唱歌的少女。

「先生,你的茶,這是上好的碧螺春,剛從對面的茶樓買來的!」服務員小心翼翼的提著一個茶壺,拿著一個茶杯走了過來。

「不錯,謝謝!」李漢又抓了一把大洋給對方。

「謝謝先生!」

「以後我到百樂門不喝酒,不喝咖啡,就喝茶,茶水給我準備事先準備好!」李漢想了想后道。

「是!先生,我一定給你準備好上等茶葉!」

「嗯,你下去吧!」

將對方打發走,李漢端起茶杯開始邊品茶,邊看向台上那動人的少女,聽著她那婉轉清脆的聲音,只覺得有些沉醉。

「這位兄弟在擂台上打死小鬼子,實在大快人心!在下心生仰慕,不請自來,還請恕罪!」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低聲對李漢道。

「老哥客氣了,請坐,茶杯只有一個,兄弟招呼不周,還請老哥見諒!」李漢心頭一動,伸手一招,讓對方坐下。

「在下王亞樵,字九光,還未請教兄弟尊姓大名?」中年男子小聲的對李漢自報家門。

墨墨溫情不得語 「久仰大名,老哥叫我李漢好了!」李漢突然想起亞洲第一殺手,好像正是一個名為王亞樵的人。 曾經太祖曾評價王亞樵道:「殺敵無罪,抗日有功。小節欠檢點,大事不糊塗!」

亞洲第一殺手的王亞樵,李漢對他的人生經歷還算比較清楚,從他把東北少帥逼出商海,挫敗杜月笙,暗殺蔣光頭,刺殺一眾漢奸及東瀛小鬼子的一些列事件來看,可被稱為一位民族英雄!

當然這一切都是歷史記載,至於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李漢也懶得去核實,歷史上很多東西雖然有失真實,但大部分記載的內容還是準確無誤的!

「你聽過我?」王亞樵眉頭一挑,對眼前的李漢問道,其實他心裡也有些驚駭對方的力量,在擂台上一拳就把小鬼子武士的腦袋打爆,至於後面的十幾個小鬼子和翻譯官是不是眼前之人殺的,他當時已經離開,自然也就不清楚了。

「呵呵,王亞樵的大名誰不知道?」李漢笑了笑望著他道。

「李兄弟,此處不方便說話,不如我們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細談,如何?」王亞樵看了看周圍,眉頭一皺,詢問李漢。

「行!既然王老哥有如此想法,那兄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李漢爽快的點了點頭。

二人出了百樂門,進入對面的茶樓,找了一個雅間,叫上一壺清茶,打發走店小二。

李漢正準備將房門關掉,王亞樵伸手制止道:「李兄弟,還是不用關門的好,有什麼風吹草動也可以第一時間發現!」

「王哥言之有理!」李漢內心雖然高傲,可為人還算客氣,反正對方年齡比他大,叫一聲哥也不會吃虧。

「今天兄弟在擂台上,一拳打爆小鬼子的腦袋,真是大快人心,不過,兄弟也會因此惹上麻煩,不知兄弟有何打算?」王亞樵開口對李漢問道,其實他心裡想把對方招進他的抗日鋤奸團里。

在王亞樵看來,李漢武力強大,再加上他敢當眾打爆小鬼子的腦袋,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熱血愛國的青年,殺人之後還能安然離開,足以證明對方不是那種衝動莽撞之人,如此有勇有謀之才,不將其收歸麾下豈不可惜?

李漢心裡的想法其實和王亞樵差不多,一聽對方是亞洲第一殺手,他就想把對方招進他的隊伍之中,況且對方還有一個抗日鋤奸團,若是利用得好,足以替他辦成不少大事!

「暫時,還沒有什麼打算,反正小鬼子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十個,一直殺得他們膽寒,殺得他們心驚!」李漢言語間有些殺氣騰騰。

「好!」王亞樵大聲稱讚,隨後卻低聲對李漢問道:「兄弟,單拳難敵四手,你一個人形單影隻,孤立無援,而小鬼子又是人多勢眾,為兄有個提議,不知兄弟意下若何?」

「王哥,請說!」李漢暗道,肉戲來了。

「為兄組建了一個抗日鋤奸團,專殺小鬼子漢奸,不如兄弟也加入進來一起干!到時候也有個幫襯!如何?」王亞樵出言邀請道。

「王哥,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王哥,兄弟也有個組建一個勢力滅殺鬼子漢奸的想法,如果王哥能夠帶著你的一干手下加入進來,兄弟舉雙手歡迎!」李漢婉拒之後,對王亞樵道。

「兄弟,只要你能力足夠,抗日鋤奸團的首領你當又如何?」王亞樵心中有些生氣,心裡猜測李漢是一個貪戀權勢之徒。

「王哥,你們抗日鋤奸團缺乏武器吧?要不這樣,兄弟我支援你們武器,再支援你們一些活動資金如何?只要你們跟著我干,行動仍由王哥指揮,漢奸照殺,鬼子照滅,武器資金全由兄弟我負責,怎樣?」李漢繼續蠱惑道。

「那兄弟圖個什麼?」王亞樵眉頭一皺,心中心動,卻有些疑惑,對方這樣做,到底為的什麼?

「其實,兄弟也沒什麼好圖的,其一就想把小鬼子趕出華國,其二就是想收回老毛子侵佔的領土,其三就是想收集一些古董之類的東西,僅此而已!」李漢語氣平淡道。

立志要成為一個超越天道,成就大道的他,自然不可能親自去爭霸天下,李漢心裡十分清楚,他沒有那麼多時間,扶植一個勢力替他做這些事最好,而王亞樵作為一個熱血愛國之士,手下又有一個抗日鋤奸團,完全滿足他的條件!

至於光頭黨與和諧黨兩股勢力,李漢也知道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扶植一方,打敗小鬼子,收服失土,也能做到!但他不想這樣做,光頭黨腐敗成性,和諧黨目前又太弱,而且還有那偏離主題的整風運動,吃力不討好的事,他為何要去做?

這年代只要有錢有槍,還怕招不到兵不成?他手中還有一大筆錢,至於槍嗎?可以在末世位面里生產,也可以跑到小鬼子或洋鬼子軍火庫裡面去搬,有異能空間的他,還怕裝不走小鬼子的軍火不成?

王亞樵原本覺得李漢所言猶如痴人說夢,有些大言不慚,他的三個目標里也就收集古董這一個很好達成,將小鬼子趕出華國,這可是難如登天,更不用說收回被老毛子侵佔的地盤了。

「兄弟志向高遠,為兄佩服,可兄弟的這些目標是不是太遙遠了?」王亞樵懷疑的望著李漢,對他問道。

「王哥,你說小鬼子真的很厲害么?」李漢對王亞樵問道。

「當然厲害了,數十萬裝備精良的關東軍,就能在外面華國肆掠,就連蔣光頭的光頭黨幾百萬軍隊,都不敢對他們動手,能不厲害么?這還沒算上他們國內的軍隊!」

「王哥應該知道小鬼子的國土狹小,資源稀缺吧?」

「知道又怎麼樣?」

「小鬼子必敗,比人,我們比他們多好多倍,比地盤,他們遠遠比不過我們,只要堅持幾年,小鬼子必敗無疑!」

「兄弟異想天開了吧?」

「是不是異想天開,姑且不論,不過,若是王哥加入我組建的組織,用不了三年,就能將小鬼子趕出華國!」

「有何憑仗?」

「王哥隨我來!」李漢帶著王亞樵回到他的住處,請他在客廳稍等,然後走進房間,拿出一把HS-2020式步槍。

「王哥,看看這槍如何?」李漢將步槍遞給王亞樵。

「算了,還是兄弟給你演示一下吧!」李漢說完,將步槍拿了過來,先後試了試點射,連射之後,才給王亞樵解釋HS-2020步槍的性能。 「王哥,這槍你也看到了,可以點射,也可以像機槍那般連射,點射時可以連續擊發,最大射程足有幾千米,有效射程一千米,精確射程八百米!」李漢對著王亞樵解釋道。

「兄弟,你這槍是哪個國家生產出來的?為兄對各國的武器還算比較熟悉,好像沒有哪個國家裝備了這種強大的步槍吧?」王亞樵心中疑惑,對於眼前這種新式步槍,他有些痴迷,但更多的卻是疑問,好奇之下他對李漢問道。

「這槍,暫時只有兄弟我才有,這樣給王哥說吧!兄弟在外面有一個兵工廠,生產製造武器完全沒有任何問題,所以趕走小鬼子,打敗老毛子,指日可期!」李漢解釋道。

「兄弟讓我跟著你乾的這件事,為兄還需要考慮考慮!」王亞樵心裡一震,驚駭李漢居然擁有一家兵工廠,心中有些意動,只不過一想到抗日鋤奸團的事,又開始猶豫起來。

「王哥,世人都稱你為亞洲第一殺手,其實你殺的人還沒有我多!」李漢出言道。

「兄弟殺了多少人?」

「大概三百多,四百多人吧!好多人他們姓什麼,名什麼,我都不知道,不過,他們都死在我手裡,後來看了看報紙,我才知道溥義還有關東軍的那個本庄繁好像也是被我殺的!」李漢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

「什麼?溥義是兄弟你殺的?還有本庄繁也是死在你手裡?」王亞樵心裡震動不已,一想到他之前,自認殺了無數漢奸與小鬼子,可卻沒有一個的影響力或權勢能比得上溥義和本庄繁的,他此刻自然有些自愧不如的感覺!何況對方還說他殺了三四百人!

「好像是八個多月前吧!就是溥義準備登基的那天,包括溥義還有本庄繁一起,一共十八人死在了我的搶下!」

「哦!」王亞樵點了點頭,陷入沉默。

「王哥,兄弟我從北而下,一路上還殺了好幾百個洋鬼子……!」李漢將他這段時間,從京城至商海一路殺人的事和王亞樵說道。

王亞樵雖然和戴利是結拜兄弟,但李漢卻知道,這事對方絕對不會傳出去,何況,就算他傳出去又能如何?

「兄弟,厲害,為兄服了!」王亞樵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看李漢后道。

「王哥,兄弟邀請你加入的事,不知你什麼時候能給我答覆?」李漢乘勝追擊的對王亞樵問道。

「兄弟,這事是件好事,為兄自己雖然願意,可我還需要去問問,我那些兄弟他們的意思!」王亞樵鬆了鬆口。

「行!王哥早些給兄弟我答覆,兄弟也沒什麼好東西,就送王哥兩把手槍吧!」李漢從身上掏出兩把手槍,遞給王亞樵。

王亞樵接過兩把手槍,仔細看了看,發現又是一種不知型號的手槍,表面看上去就做工精良,而且握著的時候,很舒適,彷彿是專門為華人製造的武器一般。

「謝謝兄弟,為兄就不客氣了!」作為一個殺手,王亞樵對手槍十分鐘愛,此時得到兩把看上去就十分優越的手槍,他也有些激動。

「怎麼忘了給王哥一些子彈呢?」李漢一拍額頭,轉身進入房間,拿了兩盒手槍子彈,用一個袋子裝好,這才走出來交給王亞樵。

「給,王哥,相信這些子彈夠你用一段時間的了!」李漢將裝有兩盒子彈遞給王亞樵。

「多謝兄弟!」

「對了,王哥,兄弟有件事想請王哥幫下忙!」李漢腦中閃現一個念頭,出言對王亞樵道。

「不知兄弟有何事,但說無妨!」王亞樵爽快道。

「王哥,兄弟準備對商海的外資銀行動手,還請王哥幫我查查在商海的外資銀行的地址!」李漢神情嚴肅道。

聽李漢準備對外資銀行動手,王亞樵見他不像開玩笑,心中一驚,想了片刻后道:「這事包在為兄身上,明日下午,為兄就將兄弟要的情報給你送過來!」

「那就多謝王哥了!」

「兄弟若無其他事,為兄就先告辭了!」

「我送送王哥!」

李漢親自將王亞樵送出大門,直到對方身形離開他的視線,這才轉身返回。

站在窗檯前,李漢望著天空,低聲道:「是該讓那些洋鬼子付出一些代價了!」

話說王亞樵回到他的抗日鋤奸團,也就斧頭幫的駐地,召集斧頭幫幾個主事之人,商量良久之後,決定先跟著李漢干一段時間再說,若是對方欺騙他們,到時候再離開也不遲!

閑下來的李漢,再次回到現代,想了想,發覺此刻給父母打電話,好像不行,當初他可是以進入部隊訓練,不能聯繫的借口向父母解釋的,此時若是給父母打電話,豈不是自爆破綻,引起父母懷疑?

將心中思戀壓下,李漢撥打了於潔的電話。

「李漢!」於潔有些驚喜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於潔,我想你了!」

「真的?」於潔不信的反問道。

「當然是真的……!」

「那你怎麼不回來?」

「暫時有事,走不開,用不了多久,就能回來了……!」李漢又解釋了一番,費了好大勁才講於潔糊弄住,他決定,找個機會給對方詳細說說,就說他加入了一個宗派,不定期要回到宗派一段時間,順便把玄女訣傳給她。

至於大道之手這樣的事,李漢覺得這個秘密還是他一個人知道的好。

去了一趟末世,同張璇卿卿我我一陣,雖然沒深入交流,可卻讓李漢有些獸血沸騰,難以自制,整理了一番,他來到地下兵工廠。

「老闆!」王峰有些敬畏的對李漢道。

「嗯!找你有件事!」

「老闆吩咐!」

「讓兵工廠生產一些槍支,把HS-2020式步槍改一下,再進行生產!」李漢想了一下后道。

「不知老闆有何要求?」王峰拿出一個本子和一支筆,對李漢問道。

「將HS-2020式步槍的三十發彈夾改成五發彈倉,然後將連射功能去除,只留下點射!」李漢一想,覺得步槍雖然要將其改弱,但也不能改得太弱,要是改成比小鬼子的三八大蓋還要弱,豈不是自討苦吃?

「嗯!老闆,我記下了!」

隨後,李漢又將一些需要的武器說了出來,王峰雖然奇怪老闆為什麼要這樣弱的武器,可卻沒有多問。

「放心吧!老闆,你說的這些武器,以兵工廠的能力足以生產出來,就是材料之類的東西比較麻煩!」

「嗯!你去問問我們昌都集團的人,把他們知道鍊鋼廠……兵工廠、軍火庫的位置記下,到時候我去將那些設備弄過來!」沉默片刻,李漢決定用異能空間,在末世之中弄機器設備,至於原料,就在民國時空收集。 時間很緊,李漢並沒在末世待多長時間,和王峰交代了武器生產的事,他便回到民國時空,最初進入民國的時候,他就算了一下時空流速,知道民國與末世位面的時空流速一致,都是現代時空流速的十倍。

若是在末世待太久,第二天王亞樵來找他的時候,他又害怕錯過,有些遺憾沒有詢問王亞樵的住處,只好獃在民國家中等待。

出了房間,李漢看了看周圍的圍牆,發現今天應該能夠完工,為什麼會這樣快,其實也是他的原因,他只讓建築工人修建一個八米高的圍牆,而且還讓他們快速修建,對質量又沒有什麼要求,修建豆腐渣工程,能用多少時間?

倉庫可能還需要將近一周的時間,李漢也沒機會改善那豆腐渣般的圍牆,原本他決定,待眾人將圍牆和倉庫修建好后,直接從末世弄一些石頭,再在圍牆靠屋這邊堆砌兩米厚八米高的石牆!

一夜無事,第二天王亞樵登門拜訪,隨同他一起到達的還有兩人。

「王哥,這兩位是?」李漢心裡暗自皺眉,面色平靜的對王亞樵問道。

「來,兄弟,我給你介紹,這是華可治,這是李雲鶴,都是為兄的值得信賴的兄弟!」王亞樵伸手給李漢介紹道。

「幸會,幸會,三位兄弟請!」李漢將三人迎進房間。

四人坐好,李漢見沒什麼東西可以招待對方,只好泡了一壺茶,一人倒上一杯後有些歉意的道:「抱歉,家裡沒備其他東西,怠慢諸位兄弟了!」

「兄弟嚴重了!」三人客氣道。

「對了,李兄弟,既然你想讓我們跟著你干,不知你有什麼打算?」華可治開門見山的對李漢問道。

「招兵買馬,鋒芒暗斂,靜待時日,一雪前恥!」李漢言語間錚錚有聲。

「還請李兄弟說詳細一些!」華可治繼續追問道。

「先說說這招兵買馬吧!武器和資金由我提供,幾位只管招兵練兵事宜,至於何處招兵練兵,兄弟有個提議,諸位前往巴蜀,伺機將劉湘拉攏過來!」李漢想了想道。

「兄弟還是再說詳細一些吧!」王亞樵聽得似懂非懂。

「王哥,巴蜀是一個人口大省,又地處華國腹地,在那裡招兵練兵比較隱蔽,若是在沿海一帶,相信以小鬼子的滲透能力,用不了多久就會盯上我們!」

「此刻,劉湘正和他叔叔劉文輝反目成仇,正是我們雪中送炭的日子,若是趁勢將他拉攏過來,以他在巴蜀之地的影響力,招兵練兵易如反掌!」李漢解釋道。

「劉湘可不好拉攏!」王亞樵皺了皺眉頭。

「據我所知劉湘是一個愛國之人,熱血之士,我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再加上我們要錢有錢,要槍有槍,而我們的目標又是將小鬼子趕出華國,收服華國被老毛子侵佔的領地!相信他不會拒絕我們的提議的!」

前世作為蜀地之人,李漢對劉湘的事迹可是知之甚詳,從他向蔣光頭請求川軍出川抗日就能看出,劉湘那拳拳報國之心!雖然讓人遺憾的卻是川軍出川之後,缺衣少食,槍支彈藥嚴重不足,還被蔣光頭拿去做了炮灰,最後劉湘也被蔣光頭氣死!

「我再給三位兄弟說說鋒芒暗斂吧!到達蜀地之後,不管能不能拉攏劉湘,我都希望我們自己訓練的軍隊,最好收斂鋒芒,訓練的場所也以山地為宜,盡量保密,不到刀鋒出鞘之時,不要暴露!」

「蜀地多山,這樣的地盤多不勝數,至於招兵,大可以花錢購買一個保安團或者幾個保安團,幾十個保安團的番號,一個縣城購買一個保安團,即使百萬大軍,也能安置得下!」李漢說得他自己都有些熱血沸騰。

「最後就是靜待時機和一雪前恥的事了,目前我們兵馬都沒招好,自然談不上訓練軍隊,與小鬼子、老毛子及洋鬼子一雪前恥的事了!」

李漢話音一落,王亞樵考慮片刻後站起身來,對著他道:「首領,從今以後,我們抗日鋤奸團聽你號令!」

「對,首領,我們從現在起,就聽從你的指揮!」華可治和李雲鶴對視一下,然後對著李漢道。

「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這樣生疏!」

「不行!該怎麼樣就得怎麼樣,無規矩不成方圓!」

「對!」

「對!」

「不如,從今以後,你們稱我為李老闆,或者老闆吧!」李漢想了想后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