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過很多女人,你會介意嗎?”林少問道。

“現在嗎?怎麼沒見過你去找她們?”

“原來,在認識你之前。”

“不介意。你都不認識我,我哪能管得着過去,上帝也不能。”秋香回答的很快,不像是安慰林少。

“那在認識你之後呢?比如,明天你有事離開,我就找了個女的,你會介意嗎?”

“會。所以我不能離開,猜猜就知道,以前你有很多女人。”秋香開始抱住他,好像怕他真的離開。

“會離開我嗎?還是會報復我?”林少很想知道,杜宛適知道後,和萬消的關係會如何變。

“會。”秋香貼着他的臉,輕聲地說道,“我會挽留你,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不改,我離開。但不會報復,我還有很長日子要過,你的背叛也不是我來審判。”

林少愣住了。王副局長認爲會引發很嚴重後果的手段,或許,什麼也不會發生,杜宛適和秋香不是差不多年紀嗎?

“怎麼,你想離開我了?怕我報復?”秋香見林少不說話,半推開他,盯着他的眼睛問。

林少搖搖頭。一晚上的直覺,這方法沒用,還永遠失去了蔡燁。他非常懷念和蔡燁一起時,曾經也有一段時間,她非常的小鳥依人,走到哪都膩在身邊,就像杜宛適對萬消一樣。

秋香退後半步,踮腳,一把將林少的頭拉進自己懷裏,異香的刺激,相信林少躲不開。果然他在自己胸前亂蹭,咕噥着“菜葉、菜葉”。秋香笑了,“願意!”。 一吻情深,簡陋的房間,也溫馨的自成一界。

良久,脣分,杜宛適坐了起來,“股份給我吧!我家的事情,我來抗,你將失去的股份收回,已經足夠。小女子無以爲報,只能將你納入裙下……”

萬消颳了她一下鼻子,在她額頭輕輕一彈,“等我把話說完。”


“你的我的都一樣。不過,放心,我已經威脅住林少,這種紈絝,估計也不敢拿命來搏。”萬消說的輕柔堅決,“但是從咱爸媽的角度,放在你這兒符合他們的期待,因此,我已做了轉增,你先不要去簽收,面上還是我的,實際又是你的。”

“嗯!就聽你的。”杜宛適再次靠在萬消身上,“不過,高院的判決到時候如何解決?”

“走一步算一步,高院,也不見得就一定判給他們。”萬消將她抱緊,“現在我想清楚了,關鍵是配方。實在不行,股份不要也罷,相親相愛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

杜宛適貼在萬消懷裏,不斷點頭。

“咱爸的意願,是科研和生活保障。我覺得,科研有時候不一定要辦公司,錢可以從其他地方賺。”萬消想到了琉球莫老的地下宮殿,那裏就放得下偌大的電弧爐。

“科研……”杜宛適低低地說道,“我也只想着將所有溫度鍛造一遍,材料會成爲啥樣?我爸說了,7次鍛造後,或許會是一個里程碑。那時候,才真正的杜氏材料獨步天下。”

“這就是咱爸的期望?”

“是呀!4000度的等離子態,似乎就在門外,這感覺,讓人沉醉。我現在終於理解爸的心理,如果有足夠的資金,一口氣試驗下去,是多麼的痛快淋漓。換做我,在這個節骨眼,估計也會去行賄。”

萬消沒法體會,或許,這就是杜石一輩子的執着。或許這就是一分錢難倒的英雄漢。就算是萬消現在的財力,也無法持續支撐科研,一些金屬粉末的價格,是黃金的十幾倍。除非,他再去劃賬。

“當聽到這個消息,我也曾在私下向媽媽抱怨,爸爸怎麼能做這種事?媽媽說了爸爸的回答,‘深陷其中,剎不住呀’!我理解了,那差一點就捅破的另一個世界,誰放得下?可誰能料到,這差的一點,居然需要填不滿的金錢?唉,這感覺,很絕望呀。”

萬消調閱了杜家的往來賬目,杜石少說在科研上投入了三四億。難怪這麼高端的材料,自己就這麼一個廠房,就這麼一點家產。

“好在,我有了你,再瑰麗的科研,我也隨時可以放下。”杜宛適擡起頭,嘟起嘴,“嗯,嗯”地示意着。

萬消用嘴堵上了她的脣。

……

曾有人說過,深夜還在焦灼的,不是失眠,就是幹大事。尤其是帶領一個民族走向的人,其得失之間的權衡,不僅僅是身家性命,更有百姓安危。

今天,已經是XC發動百萬人大遊行的第7天,再持續下去,已經不怎麼樣的經濟,將更加不怎麼樣了。XC不同WK,內部沒那許多的黨派,主要矛盾在溫飽。

連續7天國家供應的遊行食宿,已經將主要城市的庫存消耗掉大半。萬一戰爭開打,哪怕是邊境的局部摩擦,可能都要動用行政調控,很大一部分人需要消減食品份額。北風已起,百姓怎麼過?

現在XC的高層,就在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舉行着影響全國走向的會議。

“統一下陣線。回顧近期的發展,我們把控上有沒有偏離方向。”首長並不是大家猜測的一言堂。

“沒有。”二號大臣年長,他的神色最爲平靜,“任何想要推翻政權的,都要做出姿態,內穩軍心,外予警告。其實大家看得很清楚,MD插手更換政權的國家,都可憐的像條狗。在獨立和尊嚴被踐踏的情況下,談什麼狗屁民主?哪一個不是內亂不斷?”

其他在座的高官,都點頭同意。就當前的環境,一個穩定獨立的國家,比誰掌權更重要。何況這個掌權者,於公於私都期望國家崛起。


“發展核武的陣線,有沒有不同意見。”首長什麼都拿出來談,這也是團結內部的一個有效手段。

“被逼上梁山的一條道,無法回頭,也無法止步。”這次回答的是軍事部門的二把手,“中國真正挺直腰桿的,是西北荒漠上升起的一朵蘑菇雲,核武依舊是最讓MD忌憚的武器。”

“那爲什麼我們的核武有了,連WK都沒有忌憚呢?”首長似乎在自問,又似乎等人給他解惑。

“問題在軍部。以往防空力量薄弱,中國當時有核武,有轟炸機,就具備了全球有效投放的能力,列強自然忌憚。現在防空能力突飛猛進,我方力量,但還缺乏將力量打出去的有效手段。”軍事部門的二把手很誠懇地將責任攬了過去。

其他高官都不說話。這是個痛點,是全國科技力量的遺憾。

“我知道。”首長寬慰大家,“其實一般的飛彈,MD也不在乎。我們的飛彈,不僅僅是距離上的差距,還有速度上的差距,這纔是WK也不怕的原因。他們被MD忽悠到位,認爲那個TMD防禦系統能攔住我們的飛彈。大家認爲呢?”

這纔是大家要討論的重點。

“何時纔能有俄方的超高速飛彈,可以這裏、這裏、這裏,點着世界地圖,睥睨天下!”首長一臉的嚮往,“那時候,我們也可以打開國門……”

大家沉默不語,這個技術,全球就三個國家掌握,哪是想得來的?

“說遠了。我們目前只有核武,也只有投放到WK和關島的飛彈,怎麼利用現有的實力,讓那幫西方政客們閉嘴。”首長回過話題,掃視一眼大家,開始喝茶。

“打一次飛彈,目標在WK的12海里線內,又不到陸地,彈頭不轉載彈藥。”二號大臣先發表講話,“最好這個落點,在WK的西海岸,越過本島。MD沒有WK這個根,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大家有沒有注意,自從我們的核武發展後,MD在GH的駐軍數量不斷下降,還聽說有一個戰時撤退方案。”

很多人開始點頭。只要飛彈試射成功,相信,在WK的MD駐軍,也會減少,也會出現所謂的戰時撤退方案。MD的民意主流,在涉外駐軍上,有一定的牽制作用。

首長看到軍事部門二把手眉頭凝成疙瘩,沒有說話,人躲在煙霧後面,煙不離手。

等大家討論落點的聲音慢慢靜下來,首長開始發話:

“萬一被攔截了,會怎樣?”

會場剎那間安靜。

“我們宣佈用的是淘汰產品,新型飛彈已經從這次試射中調整參數?”首長自顧自說道,“WK和MD會信嗎?這是其一。國內民衆還會安心嗎?這是其二。”

“對於落點的分析,以及試射,我完全同意。一旦成功,可以保我們三年不被挑釁,MD會老老實實地將重心放到中東去,給我們一段安靜發展的時間。”首長接着分析:

“現在,我們要開誠佈公地分析,能成功的機率有多少?”

大家開始坦誠地交流,約莫一個小時後,有了相對集中的結論。

岸基發射,經過GH的薩德,WK沿海部署的TMD,能掠過本島去指定落點的可能性,也就10%。海基發射,相當於繞開了薩德,成功率30%。但是,海基發射還不具備核飛彈的能力,警示作用小。

這些,還是基於雙方距離近的條件,如果關島,可能性再小十倍。他們不知道,根本就沒有可能性,否則,MD也不會如此坦然地嚇唬他們。

大家的臉色非常差。

“要是我們多彈頭掩護呢?”二號大臣不服地問道。

“大約多3個點。”

民衆白天遊行,晚上已在夢鄉,不知道,高層正徹夜難眠。

“討論第二個問題。”首長打破平靜,沉默只會貽誤戰機,他必須推動事情向前發展。

“不試射飛彈,含而不發,對WK的震懾作用,有多大?”

大家七嘴八舌,這個問題無須太過嚴謹,氣氛漸漸寬鬆下來。

最後一致意見:高高舉着,絕對比試射要好太多。如果能在WK撒佈一些傳言,效果更好。比如,一旦開戰,XC將舉國之力,核打擊WK的所有大城市。

這個態度,起到的震懾作用,比飛彈試射高50個百分點。

大家喝茶抽菸,有的開始吃點心。

“7天了,總拖着也不是一個辦法。MD和WK的不解釋、不聲討,估計有什麼暗中的舉動。我們最怕什麼,大家也要梳理。”首長將大家的心神拉回。

“核材料加工基地。我們最大的依仗就是它,要不,早就像敘利亞,被打擊了。”這點大家都明白,因此,首長一問,回答一致。

“那麼,這個基地被破壞的可能性多大?”

核武當然可以輕易摧毀,但是,MD不敢動用,畢竟中俄就在邊上。這點大家判斷相同。

常規武器的攻擊,文官開始有顧慮,在武官的再三保證下,也放下心來。常規武器要摧毀深藏千米下的基地,需要狂轟亂炸幾十個小時。這也不可能,中俄就在邊上。

“那我們現有的實力,需要做一個什麼動作,既能讓西方閉嘴,又能體面地送百姓回到工作崗位上去?”

“試爆核彈。”大家非常的統一,只有通過升起的蘑菇雲,才能讓大家正視:我不行了,大家都被污染。因此,還要儘可能的大!


這感覺,很絕望!就像路旁的死蝦,行人的反應是:“咦,腥味!”

今夜就核爆,用目前最大的當量,來中止沒人關注的遊行,來回應“統一進程表”的挑釁。

當夜,檢測到XC的XX地區,有6.6級地震,震源深度0米。 DJ市。

自從林中家族的老大、老四被滅門,老二和老三家,已經就爭奪財產,進行了一系列的交鋒。只是萬消沒有殺人的機會,他們都在JP公司的總部,聘請了各自的律師團,搶奪着股份。

萬消不急,跳出來後,沒人能漏網,況且,今天是頭七,總會派幾個代表回來。

芝田家族,是另一個極端,大量的人員擠在一起,防範之嚴密,配合之默契,萬消根本沒機會下手。

萬消也不急,總不可能這樣過一輩子。

倒是JP的芯片生產,已經開始,陸續有一些信息發送出來,萬消也不知所以然,只是全部備份着,屆時送給陳敬成去分析。

從GPS軍事層截獲,近期MD流回WK的加密信息增多。密碼很好破,只是那些內容,居然沒有意義。肯定有蹊蹺,萬消將內容給了莫老,他通過莫家的渠道在破解。

萬消關注的杜家回料,已經在WK入關,很快被轉移到WK的一個科研機構。果然不出萬消所料,兩家已經在聯合開發。那個科研機構的防範,比JP公司的芯片園區還嚴密。

入夜了。

林中家有僧侶在做法事。老大家,有兩位老二家的老人在場;老四家,有老三家的老中青3人。萬消沒有猶豫,直接去了老四家,那3人與林中侯載關係密切,那就留下來別走了。

一套繁瑣的程序後,僧侶開始徹夜誦經,老中青3人回房休息。

老年人是林中侯載妻子的大哥,回房就被萬消解決了。中年人是他的大兒子,年輕人是大孫子。萬消摸過去時,這對父子正在一起。

“老爸,雲端來消息了,我們發動一下?”兒子激動地問。

“資金到了沒有?”

“到了,50萬美元,要求100萬條有效信息。這好辦,讓CC網絡公司去完成就行。只是要求很急,在30分鐘內完成。”

“必有大事發生。”中年人吩咐,“趕緊給CC派發任務,必須完成,否者下次就不我們機會了。”

兩人忙着聯繫業務,萬消倒不急了。他檢測到,所謂的雲端,是一個來自瑞士的IP,裏面的內容很直接:“發展經濟是王道,助紂爲虐得惡果,小心XC的全面核打擊。”要求以此爲中心思想,展開輿論宣傳。

萬消一路追查,發現和XC的一個外貿企業有關聯。這功底的資金往來,在MD的監控中,有各種觸發的警報程序在。也就是說,這些活動,都在MD的監控下。

林中侯載家,還充當着XC的喉舌?但也可能是假的,平時的取信,是爲了關鍵時刻的出賣。從中年人的話語中,似乎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網絡上很快有反戰言論四起,看來,XC用金錢引導輿論,不止侯載家。民衆的焦慮,再次被點起。半小時後,XC的XX地區引爆了核彈,民衆的擔心,被推到了頂點。

奇怪的是,WK**並沒有出來安撫,任由焦慮蔓延。

林中侯載家的兩人,還在網絡上等待着什麼,萬消沒有這個時間,滅了他們。關於他們打開的通敵界面,會不會影響整個家族,這正是萬消所希望的。

同樣,林中老大家的弔唁人員,也在僧侶誦經聲中,安然去世,全身沒有傷口,蜷縮着去得安詳。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