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林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腦海中自然便出現了那三種禁忌材料。

黑魔法粉末,失落的魔法石一顆,以及聖徒彼得的一滴血液。

前兩者或許是和黑魔法有關,並不很令人注意,唯有第三樣,一滴聖徒彼得的血液,或許才是畢夏普真正想要問的。

「或許你應該去問我那親愛的愛爾蘭師兄,也許他會告訴你的。」徐林撇開了這個話題,畢夏普也沒有辦法,只好從一個寶庫中將黑魔法粉末以及失落的魔法石交給了徐林。

「那滴血液在這裡……請您跟我來!」畢夏普說這話的時候,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極為痛心。

三人來到了通道盡頭的寶庫前,畢夏普伸手按在那寶庫的門上,嘴中念叨不已,一股強大的魔法力量陡然傳開,大門發出顫鳴之聲,無數令人牙酸的機括聲不斷響起,在最終的一聲巨響后,門緩緩打開。

小徐林愣住了。

在他面前的這個寶庫內,一個人類女孩靜靜地坐在地上,素白色的袍子遮住了她幼小的身子,一張乾淨的小臉蒼白如紙,帶著微微紫色的長發如同瀑布般傾瀉到地上,而最令某些帝國老貴族動心的或許還是她胸口那碩大的兩團粉肉和蘿莉般清純可愛的臉蛋。

童顏**,真正的童顏**。

同時在她的面前,放著一副塔羅牌,其中一張惡魔塔羅牌被她死死攥在手心裡。

「她身軀內便保存著那滴聖徒彼得的血液。」畢夏普感慨道,「當初愛爾蘭先生來我這裡時,便見到過這個小女孩,他和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他說,這個小女孩並不是我能夠擁有的財富,不然遲早會給我帶來巨大的災難……所以當你拿著那份清單來的時候,我便知道是愛爾蘭先生讓您來贖走這個小女孩了。」

「希望您能夠善待這個可憐的小女孩。」

聽著畢夏普憐憫的話語,徐林沉默不語,這個吝嗇的小老頭所說的話語能夠有四分之一可信就不錯了,至於說善待這個小女孩,只怕是需要自己付出一大筆錢才算是一種善待吧。

「她叫什麼名字?」徐林輕聲問道。

「阿卡沙。」畢夏普回道,他的眼底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看這位羅爾德拉克家族少爺的樣子,似乎是要買下這位女僕,而並不是僅僅只要其體內的血液,那他豈不是可以大賺一筆?

徐林在心中輕輕呢喃著這個名字,沒有在意老管家給自己的眼神,走進去,在這個人類小女孩面前蹲了下來。

「阿卡沙,你願意和我出去嗎?」徐林問道,很是心疼地看著那些畫在她手上或許被別人看到也不會在乎的圖案,那是兩個蒼白的骷髏頭,如同那個畫在黑暗信仰之書上的一樣,是一種魔法陣,也是強大的封印。

阿卡沙微微抬起自己的臉,看著面前這個八歲大的孩子,無神的眼中露出幾分迷茫。

「阿卡沙,你願意么?」這一次,徐林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握住了這個小女孩攥緊惡魔塔羅牌的小手。

很冰很涼,毫無熱度。

阿卡沙將迷茫的小臉低下去,怔怔地看著徐林抓住自己的手,似乎沒有聽明白他在說什麼。

徐林心中感到有些失望,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對手的小手鬆開了那張惡魔塔羅牌,死死抓住了自己中指上戴著的那枚戒指!

一滴血液靜謐無聲地從阿卡沙的手指上滲出進入那枚戒指中,頓時一片銀色的世界出現在了徐林的眼前,而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何愛爾蘭讓自己親自將那些魔法材料帶回去,因為這枚戒指,可以幫助他做到。

……

回到上一層,阿卡沙已經跟在了徐林的身後,靜謐無聲如同一個白色的幽靈,畢夏普則還在下面呆著,興奮地數著到手的近兩千枚金鷹錢幣。

老布林跟在兩人身後,沉默了好久才疑惑地問道:「小少爺,為什麼要將她也買下來?」

徐林看著一開始就以眼神示意自己不要購買阿卡沙的老布林,輕聲回道:「因為我已經八歲了呢!八歲……也是時候該要一個女僕了吧?」

徐林手中握著那副塔羅牌,若有所思地看著最上面的那張惡魔塔羅牌。

「走吧,我們該回去了,不然母親要擔心了。」徐林用戒指將所有的魔法材料全部裝好后,推開了那扇金屬門。

只是那昏黃色的燈光沒有再次亮起,一個身形曼妙無比的女子出現在了巷子的盡頭,堵住了他們出去的路,也堵住了一切生機。 在帝國宮廷之中,有一位黑暗的使徒一直在守護著神聖帝國的奧古斯丁陛下,他曾經被稱為黑夜中的皇帝,只可惜後來因為一個神秘女人進入了帝國地下世界,他不得不敗退,最後成為了帝國裁決所的唯一巨頭。

自此之後,神聖帝國便擁有了一個堪比神聖教廷審判庭的機構,比之死神更讓人心中恐懼,在帝國有這麼一句話來形容裁決所的權勢,那就是,他們寧肯去見那位奧古斯丁陛下,被他臭罵一頓甚至是貶去爵位,也不願意去裁決所這個地方和這群魔鬼的使者談話。

因為前者僅僅只是榮華富貴的逝去,而後者則是代表生命的禁錮,甚至還不如死亡。

這些飄蕩在帝國疆域之中的幽靈,曾經還製造過極為可怕的幾場大屠殺,包括殘忍地鎮壓了帝國北部幾顆奴隸星球的叛亂,死亡的人數不下千萬,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帝國奴隸制度還能夠得存,且不受影響的原因。

而這個出現在巷子盡頭的妖艷女子,便是裁決所三大組織之一褻瀆者的首領,青女塞西莉亞。

隨著她的靠近,巷子里空氣的溫度突然下降,遠處還亮著的幾盞燈變作了忽明忽暗,還可以感受到原本平靜的魔法元素被打亂,那些充斥於宇宙的力量因子因為這個女人的出現似乎漸漸偏向寒冷和孤寂。

一直站在徐林身後的老管家輕輕朝前一步,將小少爺護在身後,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位褻瀆者的首領,優雅地躬身問道:「原來是塞西莉亞大人,羅爾德拉克家族老布林代小少爺向您問好,不知道您來此處有何貴幹?」

塞西莉亞看著垂垂老矣的羅爾德拉克家族老管家,心中卻是絲毫不敢大意,帝國每一個貴族都會有效忠於自己家族的扈從,雖然大部分都是來自帝國騎士學院的騎士,但也有的貴族選擇了劍士。

而夜神大人交給她的情報資料中,羅爾德拉克家族便有一位強大的劍士守護者,凡客布林,這個人早先年便將名字留在了帝國輝煌聖殿三大石碑上,稱號是星空第二劍士,之後在聖戰中消失無蹤。

這位穿著燕尾服一絲不苟的老人自稱老布林,難道說便是那位星空第二劍士凡客布林?

塞西莉亞將自己耳畔的髮絲撩到了耳後,露出刻畫在她臉上那詭異的魔法陣,輕笑道:「誰都知道,帝國法令明確禁止禁忌魔法材料的地下交易,可惜很遺憾的是,即便如同羅爾德拉克家族這般古老的帝國貴族,也無法拒絕魔鬼的**……這位老管家,您能夠告訴我,您來畢夏普這位帝國褻瀆者名單上的古魔法店裡幹什麼呢?」

她的目光閃動之下,又不經意地掃過了老管家身後那個八歲男孩身上,笑容收斂化作了冰寒繼續道:「或者說,是這位羅爾德拉克未來的家主想要做些異端的事情?」

巷子里的氣氛瞬間凝滯,一道道可見的白色寒氣從巷子的牆壁處延伸過去,將這裡變作了彷彿冰窟一般。

然而老布林卻是依舊保持著那優雅的笑容,寒氣落到離他還有五米遠的地方時,便徹底化作一顆顆小水珠滴落,即便稍有幾顆跨過那條界線,也會立即化作霧氣蒸發開去。

一點點星光從老管家的身軀里傾瀉而下,在周圍五米的範圍內,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防禦陣,正好將小徐林和阿卡沙保護在裡面。

看著那些霧氣升起,老布林微微一笑道:「羅爾德拉克家族是帝國最遵紀守法的家族,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第三代和第四代家主都是帝國法令的參與者和制定者……倒是讓老布林有些奇怪的是,為何塞西莉亞大人會知道我們家小少爺在這裡?要知道帝國法令同樣規定,嚴禁裁決所監視帝國貴族呢!」

塞西莉亞一挑自己細細的眉頭,她在裁決所內往上爬的時候,便聽說過羅爾德拉克這個敢和奧古斯丁陛下對抗的家族,據說這個家族每一代的家主都極為不一般,而當她如今見到面前這個老人都說出這樣的話語,更是好奇這個家族的底蘊。

難道說真有這麼恐怖?

想了一會兒,這位褻瀆者的首領再次輕笑,從自己懷裡掏出一張黑色死神塔羅牌,夾在胸前那條深到足夠讓大部分男人全部將自己眼珠子掉進去的溝壑之中,冷聲道:「記住,夜神大人會很喜歡剛才你說過的話。」

一股劇烈的轟鳴聲陡然在離老布林五米遠的界線處響起,極強的寒氣不斷化作霧氣升起,一會兒便充斥了整個巷子,老布林的面色也變得凝重不已,星光從傾瀉的瀑布般逐漸化作螢火蟲飛出,熾熱的火焰瞬間席捲四周。

徐林緊張地站在老管家的身後,這是第一次他見到老管家出手,巷子那邊的女子他並不認識,但從老管家的面色來看,那個女人一定非同小可,尤其是她的那個詭異魔法陣。


藉由那偶爾閃過的火焰,小徐林拿出紙飛快記錄著那個魔法陣,每一個細節都儘可能做到完美,這一刻,他感謝愛爾蘭當初讓自己抄了兩年的書。

縱然面臨危險,他的手依然很穩,每一筆都很精確。

阿卡沙依然靜靜地站在徐林的身後,蒼白的臉色毫無變化,似乎完全沒有感到周圍環境的變化,唯有其眼神偶爾落在徐林身上時,會出現幾分異樣的波動。

一隻小手不知何時再次緊緊拉住了徐林的衣角。

巷子里的霧氣越來越濃,塞西莉亞的身影漸漸被遮掩,而此刻,失去耐心的她伸出手在自己胸口畫了一個十字,一本古老泛黃的書籍一點點飛出,落在她的手中。

「主說,接近我,便是接近不死,而背離我,便將承受煉獄之苦。」

喃喃的吟唱聲從她口中吐出,空氣中的魔法元素越發混亂,一根根粗大的冰箭懸浮在了她身旁,尖銳的箭尖可以輕易撕裂帝國騎士的鎧甲,而不同的是,加了那吟唱后,這冰箭的箭尖,多出了一個惡魔般扭曲的痛苦身影。

「撒旦之書……果然帝國裁決所的人才應該是最大的異端!」老布林看著那些冰箭呼嘯而來,驟然收縮自己的星光範圍。

一聲劍吟撕裂了濃濃的霧氣,熾熱的星光瞬間驅散一切,將那些冰箭甚至是上面的惡魔全部凈化,最後更是直指巷子盡頭的青女!

「哼!」

塞西莉亞手中的撒旦之書瞬間粉碎了好幾頁,她柔若無骨的身子扭動一下,險險避過這道星光化作的劍芒,人已經消失在了巷子那邊。

「凡客布林,星空第二劍士,看來你真的在羅爾德拉克家族……記住,不久,死神就會叩響你的家門!」

看著這位裁決所首領的身影又閃爍了幾下,最終消失在遠處的鐘樓塔尖,老布林輕輕咳嗽一聲,再次恢復了那副垂垂老矣的樣子。

畢夏普的古魔法店再次亮起昏黃色的燈光,霧氣消散,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唯有地上還隱現的冰碴似乎在告訴這裡曾經發生的驚險戰鬥。

徐林從老管家和神秘女人的戰鬥中回過神,連忙過去扶住有些氣息不穩的老管家,輕聲問道:「老管家,她是誰?」

老管家優雅地撣去自己燕尾服長擺處的一點冰碴,回道:「帝國裁決所的褻瀆者首領,青女塞西莉亞……看來那位黑夜中的皇帝終於忍耐不住,老爺還沒有退下去多久,便想著要試探我們羅爾德拉克家族了。」

「黑夜中的皇帝又是誰?」徐林再次問道,度過了八年還算平靜的日子,除了本就知道自己出生時遭到暗殺外,這是第一次,他再次感到自己面臨的危機。

或者說,更準確的是,羅爾德拉克家族面臨的危機。

老布林想到了當初自己跟隨老爺進宮面見皇帝陛下的時候,那個深深隱藏在金黃色宮殿中唯一陰影里的男人,沉聲說道:「他叫做夜神……或者說,夜皇帝!」

……

老管家沒有透露給小徐林太多的消息,或者說他只願意給自己這位小少爺看到更加光明美好的東西,在回去的一路上,便沒有提起那裁決所帶來的陰影,而是一直保持著優雅的貴族式笑容,甚至還饒有興緻地給路邊一位夫人獻了朵鮮花。

然而這一切令徐林心中更加擔憂,陪著自己成長接近八年的老管家極少露出笑容,甚至是極少說話,而他這些反常的舉動自然便是意味著什麼。

坐著飛翔的魔法馬車回到家族之中,徐林帶著阿卡沙回到了書房裡,愛爾蘭早就等候在內,看著逐漸停在樓下的那些魔法材料。

當然這些都是合法的材料,禁忌的魔法材料早就裝入了徐林的那枚戒指之中,看到這位羅爾德拉克家族未來的家主空手走上樓,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女孩,愛爾蘭微微一笑,露出欣慰的表情。

「老師,你不會對師弟失望的,他的路……終於開始。」


一顆藍色的水晶球靜靜地懸浮在他的身前,其內彷彿蘊藏著一片宇宙,星光點點泄露而出,倒映出一個女子平靜而又冷漠的臉龐。

這個女子戴著用不知名材料製成的四分之一白色面具,劉海幾乎落到右眉,身子則被遮掩在巨大黑色斗篷所形成的陰影之下,她只伸出了一隻右手,手指很修長,上面戴著三枚神秘的戒指,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她露出來的那隻眼睛。

其內蘊藏著一個宇宙。

……

沒有什麼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跨過半個紫曜星回到帝國那片佔據一個大陸的宮廷之內,而想要做到這點,唯有代表著魔法陣最高的禁忌——空間魔法陣才可以,但即便是如此,這些掌握在帝國手中為數極少的空間魔法陣,每一次運轉,需要消耗的魔法礦石數量也是一個天文數字。

就在青女塞西莉亞刺殺羅爾德拉克小少爺失敗之後不久,遠在另一邊的帝國宮廷之內,有片巨大而又陰森的封地上,一個空間魔法陣運轉了起來,耗費了天文數字的魔法礦石,卻只傳來了三句話而已。

兩句陳述句,一句疑問句。

第一句:「確認,凡客布林在這個家族之中。」

第二句:「繼承人很有潛力,極具威脅。」

第三句:「世上有什麼東西可以將一大堆禁忌魔法材料神不知鬼不覺地帶走而不被人發現?」

站在這座古老空間魔法陣邊緣的陰影晃動了一下,似乎是因為這三句話的內容而震動,許久之後,陰影漸漸遠去消失,唯有一句話落下。

「這場鬥爭蔓延了好幾百年,或許是該結束的時候了。」 「什麼是魔法領域的最高禁忌?」

剛剛走入書房的徐林便聽到了愛爾蘭背過身影傳來的問題,腳步一頓,目光卻是不自覺地落到了擺放在書房各處的水晶球,這些水晶球據說都是仿製夜空中的星星而成,是占星術必不可缺少的道具之一。

而這些看似擺放雜亂無章的水晶球,卻在八歲的徐林眼中,逐漸化作一個巨大的魔法陣,璀璨如同星空,其中還有銀色的光芒不斷閃過,讓他感覺既是熟悉又是陌生。

「是空間,因為空間承載了一切,沒有空間就沒有一切。」

愛爾蘭轉過身子,朝徐林走過來,手中那本查爾斯現代魔法基石理論漸漸縮小,化作最開始那樣子后,放到了徐林的身前。

徐林剛想伸手接過這本很有可能被帝國裁決所直接沒收的禁忌書籍,卻沒想到跟在後面的阿卡沙比他還快,將那本書接了過去,抱在自己的胸前,如同一個真正的女僕。

愛爾蘭看著那個躲在徐林身後,卻死死抱著基石理論小冊子的阿卡沙,感嘆道:「你還是沒變,老師當初和我說,世上還存在一個種族可以用他們的鮮血打開這扇禁忌的大門,如果是聖徒和他們的鮮血混合,那麼這扇大門打開的縫隙將會更加寬宏……這個種族本來已經滅絕,卻是沒有想到在吝嗇鬼畢夏普的店裡還會有這麼最後一個族人。」

別說是八歲大的徐林,就算是帝國八十歲的老學者,亦或者是消息靈通的帝國上層社會的老貴族,也別想知道這些東西。

因為那已經超越了禁忌的層次,是屬於真正不為人知的絕密內容。

徐林看著與往常有些不一樣的愛爾蘭,腦海中不由自主便想到了手上戴著的戒指,這枚戒指在吸收了阿卡沙的血液后,便為他打開了一個屬於他的空間,一開始他以為這只是為了讓他能夠帶走那些魔法材料,但是現在看來,這戒指的秘密似乎並不僅限於此。

阿卡沙的目光還是那般迷茫,蒼白的小臉上更是平添幾分憂鬱,楚楚可憐的凄美樣子再加上蘿莉的童顏**,很容易便令人生出邪惡的念頭。

但徐林沒有,他還在思索著戒指的事情,以及關於阿卡沙的身份來歷。

愛爾蘭走到八歲大的小徐林面前,看著他彷彿想到了三年前,第一次露出了有些疲憊的表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