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要來到那黑霧的核心部分了,這時,我的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扭曲的聲音:“你是誰?爲什麼要阻攔我!”

“這話好像是我要問你的吧?”我立馬就聽出了這是那黑霧中心所發出的聲音。

“桀桀桀,既然你不說,那就去死吧!”那黑霧的核心忽然延伸出了幾條類似藤蔓一般的東西,將我給纏了起來,而且,上面還閃爍着藍色的電弧。

我見狀一刀斬斷了那黑色藤蔓,而後便往裏飛去,大笑着:“難道你就這點手段嗎?”

“你……看我殺了你!”那黑霧的核心陡然間便伸出了無數條藤蔓向我蔓延而來,而我則是拿起騎士刀揮砍着,可是無奈這藤蔓好像根本就砍不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另外兩張卡片,那兩張似乎是攻擊類型的卡片?於是,我決定試一試。

從卡片夾中拿出一張插入腰帶,然後輕車熟路的合上。

“Final Attack Rider De···Decade!”

此時的我感覺到右腳上就如同火燒一般,充滿了一股龐大的能量,難道,這就是腰帶的殺招?想到這,我便藉助藤蔓,狠狠的向上一躍,然後做了一個飛踢的動作之後,便是在我的前方出現了無數道巨大的卡片,見狀,我立馬向前狠狠的踢去,每當我的腳穿過一張巨大卡片,我腳上聚集的能量也愈發的恐怖,到最後,我的速度越來越快,直接狠狠的踢在了那黑霧的核心處。

“轟!”

我聚集在腳上的能量驟然爆發,那黑霧的核心瞬間便發生了劇烈的爆炸,然後,便什麼都不剩,只剩下了爆炸後殘留的濃煙,而由於我第一次用騎士踢,所以我連那黑霧的核心是什麼都沒有看清楚,這不由得感到有些遺憾。

當我回到陸地的時候,翔太郎和照井龍已經解除了變身,見了我便驚道:“聶先生,你真是厲害,沒想到你也是騎士,而且是如此厲害的一個騎士。”

我聽後也只有苦笑:“其實,我還沒有恢復記憶,感覺自己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假面騎士了。”

“哈哈!聶先生還真是幽默啊!”翔太郎說道。“既然聶先生現在是這樣的情況,那就現在我們偵探事務所住着吧!”

“嗯,那便多謝了。”我聽後心頭一暖,也是感激的點了點頭。

這時,天空之上的一個白色光團忽然來到陸地,白光散去,發現躺在地上的正是那些被黑霧擄走的那些孩子們。

“呼……這次還多虧了聶先生,否則我們也無法應付啊!不知那黑色的雲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比dopant都恐怖!”照井龍表情十分誇張的說道。 “算了,先回去吧,我現在也是一頭霧水。”翔太郎攤了攤手說道。

我們四人回到偵探事務所之後,翔太郎和菲利普便互相抹着紅花油,二人這次傷的都不輕。而照井龍則是由他的未婚妻亞樹子代勞。

“我靠!我說你能不能輕點兒!”照井龍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兇什麼兇!有本事自己擦!”亞樹子拿出那隻綠色的拖鞋狠狠的在照井龍的腦袋上打了一下。

“母老虎啊……”照井龍一臉苦色的說道。

“那個……泡咖啡的事情就由聶先生代勞了。”亞樹子甜甜的一笑。

“好吧!”我聽後也是站起身來,爲他們幾人衝着咖啡,這偵探事務所的收入還真不錯,這裏竟然有着上等的藍山咖啡,實在是難得啊!

“你們說,會不會是園咲家搞的鬼?”照井龍沉思了片刻,說道。

“不知道,要不我去探探口風?”菲利普說道。菲利普的原名叫做園咲來人,是園咲琉兵衛唯一的兒子,可惜他們不怎麼對胃口,所以菲利普很少回去,只是和園咲若菜的關係很好。

“現在只能這樣了,菲利普。”翔太郎將頭上的黑色禮帽取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門後的掛鉤之上,眼神之中, 好似閃過了一絲複雜。

“對了,聶先生,沒想到你也是騎士!”翔太郎說道。“而且,你真的很厲害!你好像用的不是gaia memory?”

我聽後笑着搖了搖頭:“不是。”

“哦?!能讓我看看你的腰帶嗎?”翔太郎有些期待的說道。此話一出,另外的菲利普等人也都好奇的湊了過來,想看看我的腰帶。

我無奈,只得把腰帶從腰上取了下來,放在了桌子上。

翔太郎拿起來掂量了一下,做了一個誇張的表情:“有些重耶!”而菲利普則是打開了我的卡片夾,掏出了decade的卡片。

“decade?”菲利普奇怪的說道。

“呀……這騎士的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翔太郎也是撓了撓頭髮,皺着眉說道。


忽然,二人似乎想起了什麼,一同轉過頭來,瞪大了眼睛異口同聲的說道:“decade!世界的破壞者?!”

我做了一個很無辜的表情,說道:“這腰帶是別人交給我的,我也不知道他以前是什麼身份,不過……世界的破壞者,我想我應該不是吧?”

菲利普聽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曾經decade的變身者並不是你。我記得,當時我和翔太郎正在和dopant戰鬥,那個dopant不知怎麼的就去了另外一個世界,而我們跟過去之後才發現decade正和其他的騎士在和大修卡進行最後的決戰,當時正好那個dopant借用了大修卡的力量對我們進行反擊,所以我們就幫了他們一把,幹掉了大修卡。”

“當時的decade,叫做阿士!”翔太郎忽然說道。

“是啊,他還把爸爸的卡片給了你們。”亞樹子也是響了起來。

“卡片?你爸爸也是騎士麼?”我好奇的問道。

“吶,就是這張。”翔太郎遞給我了一張卡片,上面是一個骷髏騎士,名叫假面騎士skull。

“說起這個,我真的十分懊惱。”亞樹子立刻不高興了起來。“我發現除了我不是假面騎士,我的親人,我的手下,我的夥伴,還有我的老公,竟然全都是假面騎士!”

“呵呵,你的意思是你也想當假面騎士咯?”菲利普調笑道。

“照井!把你的腰帶給亞樹子吧!”翔太郎聽後也是胡鬧了起來。“以後就讓所長大人來執行正義吧,你還是乖乖的在家洗衣服做飯吧!哇哈哈哈!”

“去……死。”照井龍非常不爽的打了翔太郎一拳。

“那個……你們這裏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我有些苦惱的說道。“我現在還是沒搞明白你們在說些什麼,能不能告訴我你們這個世界有什麼特點嗎?”

“呃。”衆人無語的望着我。

“好吧!解釋這個的事情還是交給所長大人吧!”亞樹子站起身非常傲慢的說道。

“洗耳恭聽。”我笑道。

“我們所在的城市叫做風都。風都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城市,但是,由於園咲家和一個神祕的財團x竟在市面上流通了一種高科技產品,也就是蓋亞記憶體。這種東西能讓人變得非常強大,根據記憶體的屬性不同,能讓使用者擁有不同的恐怖力量,於是,風都哭泣了。”亞樹子繪聲繪色的講道。

“而翔太郎和菲利普,就是假面騎士W,也就是你看到的雙色騎士,他們是守護這個城市的人。還有照井龍,他擁有Accel記憶體,也是這個城市的守護者。”

“至於我爸爸,他也是假面騎士,名叫假面騎士skull,擁有最初開發的記憶體skull,但是我爸爸去年去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也聯繫不上他。”

“至於我,就是這家偵探事務所的所長大人,哇哈哈,好了,我講完了。”亞樹子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大口咖啡。

“原來如此。”我聽後也是有些明白的點了點頭。

“聶先生你還是沒有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麼?”菲利普問道。

“嗯。”我有些苦惱的點了點頭。

“可惜,我也幫不了你什麼。”菲利普說道。“地球的書庫裏有的書我現在還沒有權限查看,具體怎樣才能查看我也不知道。”

“沒關係,或許過一陣子就想起來了,對了,你們以後叫我聶翔吧。一老聶先生聶先生的,我都感覺自己有點老了!”我笑道。

就在我們幾人愜意的喝着咖啡,聊着天的時候,忽然,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亞樹子連忙蹦蹦跳跳的跑過去將門打開,歡迎道:“這裏是鳴海偵探事務所,我是所長亞樹子,請問您需要委託嗎?”

來人是一名非常魁梧見狀的男子,他長相也是頗爲俊朗,不過從他那緊鎖着的眉頭就可以看出他的心裏似乎藏着什麼事情。

“我叫隆,我想讓你們幫忙查一下這個人。”那人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照片遞給亞樹子。

亞樹子接過照片之後,立刻說道:“普通委託五百元,高級委託一千元,帶有危險性的委託五千元。請問您讓我們差的這個人是誰?幹什麼的?”

“他是個騙子,他騙走了我的錢。”隆的臉上露出了仇恨的表情,似乎這個人讓他非常的憤怒。

“看來,你的委託屬於高級委託。先付訂金吧!五百元!”亞樹子說道。

“別鬧了!所長。”這時,照井龍走了過來,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證說:“你好,我是警察,對於你的遭遇,我想找警察更合適一些吧?”

隆一聽是警察,先是一驚,然後忽然轉身就走,照井龍見狀立刻拉住了隆,質問道:“你跑什麼?”

隆轉過來,怒氣衝衝的說道:“找警察,你們警察能幫到我麼?你以爲警察就是萬能的?什麼事都能解決?” “你……”照井龍被氣的啞口無言,但又拿不出什麼有力的證據來反駁,畢竟人家隆說的是實話,在面對dopant這種事情上警方確實表現的很無力。

隆的眼中精光閃過,顯然是動了怒,他忽然間伸出手,撕起了照井龍的衣領,直接單手把照井龍給提了起來。

“你在墨跡,我就把你給扔出去。”隆惡狠狠的看着照井龍。

照井龍在空中掙扎着,這會兒就是有脾氣,他也沒辦法發了。

我和翔太郎見狀連忙拉開了他們兩個,乾笑道:“先不要激動,有話坐下來好好說。”

而後,翔太郎給照井龍使了個眼色,讓他和亞樹子先到裏屋去。翔太郎給隆衝了一杯咖啡,說道:“能具體說說你的委託麼?”

隆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我只想讓你們找到這個人,然後我要殺了他。”說着,隆的眼中閃過了深深的仇恨和哀傷,看起來也是個有故事的男人啊。

“什麼?”我聽後也是嚇了一跳。“爲什麼要……殺了他?”

“因爲這個人害的我妻子現在還躺在醫院的病牀上!”隆緊捏着拳頭,額頭上青筋暴起,眼中也是泛着淡淡的血紅。

“能說說具體怎麼回事嗎?”翔太郎問道。“這樣我們好去進行你的委託。”

“好吧。”隆聽後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緩緩開口:“我是一名職業拳擊手,也拿過不少獎項,但是因爲年齡的原因,去年退役了,之後我打算找一個工作幹,可是無奈自己除了打拳什麼都不會,後來,一個人找上了我,讓我給一個富人做保鏢,我聽完就答應了,畢竟這工作薪水也不錯,而且剛好是我在行的,可是去了之後,我漸漸的發現,我的僱主根本不是什麼富商,而是一個地下販毒集團的首腦!於是我在他們的一次交易過程中,偷偷的撥打了報警電話,誰料到這些人非常的狡猾,警察來了之後愣是什麼證據都沒有查出來,最後一個人也沒有抓走,而他們知道是我報的警之後,就開始報復我。”

“我妻子,當時正懷了孕,就是照片上的這個人,趁我妻子外出,將她用車差點撞死,我妻子流了產,並且現在還躺在醫院的病牀上,昏迷不醒。”

“因爲交不起醫藥費,我只能忍氣吞聲,先找個工作給我妻子酬醫藥費,但是我急於用錢,最後聽以前的朋友說在地下拳場打黑拳賺得多,我就去了,剛開始還好,把對方打殘,我就有五萬塊錢的工資,可是後來誰料撞了我妻子的這個人竟然也是地下拳場的人!他原本想下藥害我,讓我直接死在比賽場上,沒想到被我發現了他的陰謀,後來我找準機會,準備殺了他,可是他忽然拿出了一個類似U盤的東西, 插進了自己的身體,接着就變成了怪物!而且,他變得非常的強大!最後,我拼死掏了出來,無奈之下,只得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來到這裏。”

聽了隆的一番話,我和翔太郎都是對隆有着深深的同情。翔太郎對隆說道:“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放心,這次的委託我接了,而且不收你一分錢。”


“這不太好吧?”隆聽後說道。

“沒關係,你的錢還是給你老婆交醫藥費吧,況且這次的事情,已經讓風都流淚了,這是我最不想看到,也最不能容忍的事情。”翔太郎有些憤怒的說道。

“那就謝謝你了。”隆聽後說道。

“照片上的這個人叫什麼名字?”菲利普走過來,問道。

“他的真名我不知道,不過他的外號叫做九頭蛇。”隆聽後說道。

“嗯。”菲利普聽後點了點頭,便進了裏屋。

“九頭蛇,販毒集團,黑拳。”菲利普進入地球的書庫之後,就開始輸入關鍵詞。

經過一番排查,終於是找到了關鍵的書:“四蛇幫。”

“四蛇幫是風都的地頭蛇,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黑社會團伙,走私,軍火,販毒,等等都有涉及,創始人共有四人,其中老大外號叫做九頭蛇,爲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而且非常的狡猾,曾經是一名小混混,後來因爲得到了gaia memory,才使得四蛇幫發展成爲了風都地下第一幫會,無惡不作。”菲利普讀出了資料中的內容。

“原來是個大毒瘤啊,以前怎麼沒發現呢?”翔太郎聽後說道。“這次必須要把這個人除掉,否則,他不知道還要害多少人!”


“菲利普,記一下四蛇幫的主要據點,我們今天就出發,搗毀這個四蛇幫!”翔太郎說道。

“等等!”我聽後也是有些汗顏,這翔太郎也太着急了吧。“我們應該好好計劃一下。這次的對手可不是一般人。”

“說得對,翔太郎,你先不要激動。”菲利普也是如此說道。

“砰!砰!砰!”忽然,我們三個人的腦袋上傳來了一陣劇痛。只見亞樹子叉着腰站在那裏,吼道:“你們三個也膽子太大了!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嗎?你們要搞清楚,我纔是所長!你們都是我的手下!在這裏,你們必須聽我的話!”

“是,是,是,所長大人最大……我們都聽您的……”翔太郎有些火大的說道。“小丫頭片子牛逼什麼啊!”

“你說什麼!”亞樹子舉起了手中的拖鞋。

“咳咳……我的意思是說,所長大人好樣的。”翔太郎乾笑着說道。

…………

園咲家的餐廳。

“這位先生是我們園咲家的貴客。”園咲琉兵衛指着一位相貌有些邪惡的男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