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霄走到那美貌女子面前,笑着道:“人們都說多病西施是一個不會老的仙子,今天見到你,好像發現這話是有點道理的,幾年過去了,你可是一點都沒有老,還是那麼光彩奪目,真是風華絕代。”

多病西施微微一笑,淡淡道:“城主,幾年過去了,你也是一點都沒變。一見到美麗的女孩子就控制不住自己,小雅可是妖界第一美人,你在大婚之日不僅逃婚,還一把火燒了人家的太華山,你就不怕小雅來報復你嗎?”

秋水聽着多病西施的話,心裏有點驚訝,這些話我怎麼聽不太懂?多病西施似乎早就知道了哥哥在太華山的事情,她爲什麼沒有告訴我們呢?哥哥和她又是什麼關係?

秋水疑惑的看着秋霄,質問道:“哥哥,你和西施姐姐是什麼關係?爲什麼她只知道你的事情,我卻不知道呢?”


秋霄還未開口,多病西施又說道:“秋水,你哥哥可是一個大人物,我一個人在山裏養病,你哥哥一聲令下,我就要出來爲你治病。整個天下都有你哥哥的人,你有這樣的哥哥,天下都沒有人敢欺負你了。”

秋水好奇地看着秋霄,心裏隱隱約約升起一股崇拜感,秋水不知道在自己生病的這些年裏,當初的她的那個溫柔斯文的小哥哥已經變成了一位聞名天下,可以號令羣雄的風雲人物。


秋霄寵溺的摸了摸秋水的腦袋,溫柔道:“秋水,這些年裏發生了很多事情,你有很多都不知道,以後我會慢慢告訴你的。至於你身邊的這位西施姐姐是我的一個朋友。”

秋水帶着詢問的目光注視多病西施,多病西施笑意盈盈的點了點頭,柔聲道:“秋水妹妹,我如果不是城主的朋友的話,我就不會大老遠的跑到這裏來爲你治病了,你不知道你生病的這些年,你哥哥可是找遍了天下名醫,足跡踏遍四海八荒,可惜都沒有找到醫治你的方法,哪知道天無絕人之路,在你哥哥無計可施的時候來了一位雲外山河山河的高手,找出了你的病源,併爲你去除了體內大部分的毒素,不然的話我也無能爲力啊。”

秋水聽到多病西施秋霄爲自己治病踏遍天下心裏很是感動,笑着對秋霄道:“哥哥,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秋霄欣慰一笑,道:“傻妹妹,這個世界上有哪一個哥哥不愛自己的妹妹呢?”

秋水突然靈光一閃,忙問道:“對了,甜甜怎麼沒有回來啊?她人呢?”

秋霄沉重地搖了搖頭,皺眉道:“甜甜被妖界的人打傷了,我和甜甜在海上失散了。”

“啊!”秋水驚呼一聲,擔憂道:“那這怎麼辦?哥哥,你可是答應雲少俠要照顧好甜甜的,現在我們應該要去找甜甜啊!”

秋霄安撫秋水道:“沒事的,秋水,我的人在東海發現了甜甜的蹤影,我已經派人去找了,會有人帶甜甜回來的,你放心。”

秋水聽了秋霄的話,心裏才稍微安定了一點,對秋霄道:“哥哥,你可一定要把甜甜帶回啊,甜甜這麼可愛善良的女孩子,怎麼可以就這樣死了。”

秋霄道:“你放心,秋水,我已經派了高手過去,甜甜不會有事情的。”

“東海?”多病西施饒有興趣地道:“從東海到河洛這之間有很多妖魔鬼怪,而且有一大塊區域還是妖魔混雜之地。人跡罕至,野獸遍地,你派了誰過去,有把握把人帶回來嗎?”多病西施有點擔憂的看着秋霄。

秋霄淡然道:“當然有把握,他的修爲很高。足以把人帶回來。這你就不用擔心了。你的身體不是很好,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就交給他們去做吧。你就在這秋水山莊好好休息吧。”

多病西施也不再問,嘆息一聲道:“認識你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到你說人話。”

“對了,阿雪呢?”秋霄微笑着,對多病西施的話並不反駁,環視一週,大廳裏只有秋水和多病西施兩個人,沒有自己心上人的身影,意外的問道。按理來說自己平安回來,阿雪應該是很高興的,應該會在這裏等着自己的,可是爲什麼自己卻沒有見到阿雪呢?

秋水興奮的拍着秋霄的肩膀,道:“哥哥,你要當爹了。阿雪姐姐有喜了,我們秋家後繼有人了。”

“什麼?”秋霄喜出望外,搖着秋水的身體,驚訝道:“秋水,你說的是真的?”

多病西施笑着道:“當然是真的,騙你幹嘛?你的阿雪現在正在房間裏休息呢,前幾日不小心受了一點風寒,我給阿雪吃了幾枚丹藥。沒什麼大礙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秋霄欣喜不已,激動的道:“我要去看她。”秋霄說完,急匆匆的奔向阿雪的閨房。

秋水和多病西施笑着,跟在秋霄身後,不過很快兩人就落下了一大段距離。

秋霄心情忐忑的推開阿雪閨房的房門,帶着興奮走到阿雪身邊,看見阿雪正閉着眼睛睡在牀上。秋霄看着安詳的阿雪心裏有些不忍打擾她,伸手握住了阿雪的手掌,無限深情的注視着阿雪,脈脈含情。

“誰?”阿雪朦朦朧朧中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心裏一陣驚慌,急忙睜開了眼睛。

秋霄撫摸着阿雪的臉頰,溫柔道:“怎麼?這麼快,就忘了我嗎?”

阿雪看見秋霄深情地注視着自己,心裏一陣欣喜,忍不住坐起來抱住秋霄,有些哽咽的道:“你怎麼纔回來,我還以爲你……”

秋霄溫柔的抱着阿雪,柔情的道:“沒事了,我已經回來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阿雪緊緊地抱住秋霄,抱了好一會兒才放手,看着自己腹中胎兒的父親,眼角泛起了淚花,臉上也泛起了一層紅暈,略帶嬌羞和喜悅地道:“我……我有喜了。”

秋霄在阿雪的額頭上深情地吻了一下,喜悅的道:“我知道了,阿雪,我們有孩子了。過幾天我們就在這秋水山莊完成我們的婚禮,你看好不好?我要告訴所有人,你是我的妻子,這個世界上,我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你的。我會我的一生來疼愛你,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你和我們的孩子。”

阿雪聽完秋霄的深情述說,忍不住流下了喜悅的淚水,怔怔地看着秋霄一時說不出話來。倒在了秋霄懷裏。 甜甜離開水晶宮之後,在海邊詢問了幾個漁人,問清楚了去往河洛的道路就一個人心情沉重的走向河洛。甜甜雖然得到了龜爺爺千年的修爲,但是甜甜還不能很好的控制和利用自己體內的修爲,也還沒有將自己的修爲和龜爺爺的修爲融爲一體,所以使用真氣在空中飛行的時候不是很得心應手,而且甜甜自己對於飛行也沒有什麼概念,自己沒有系統的學習過。只能憑着自己的感覺來控制自己的真氣使自己飛行。所以甜甜飛不了多久就要停下來休息一下。

甜甜靠着自己三角貓的法術已經在路上走了三天了,甜甜漸漸地發現有點不太對勁,好像裏河洛越近,人煙就越稀少,而且也越荒僻。在路上甜甜還見到了一些妖怪的身影,有的見甜甜也是妖精,於是對甜甜沒有什麼惡意。也有點妖精不管你是人還是妖,都想殺了你。是人就吃了你,是妖就取出你的內丹。

甜甜記得少陵哥哥曾經說過河洛是人間最繁華的所在,可是爲什麼這裏離河洛越近妖魔鬼怪就越多。甜甜心裏很是不解,沒有少陵哥哥在身邊,甜甜做任何事情都有點力不從心,之前遇到的幾個妖怪甜甜費了好大的勁才從妖怪手裏逃走。甜甜望着茫茫的遠山,心裏有些害怕,甜甜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妖魔鬼怪,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過去。她對於自己的實力沒有什麼信心。甜甜在一條河流旁生了一堆火,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坐在地上,背後靠着一棵大樹。樹林中不時刮過一陣冷風,帶着詭異恐怖的味道。

甜甜心裏有點害怕,看着眼前閃動着的火焰,甜甜又想起少陵哥哥來,皺着眉頭,喃喃自語道:“ 天庭地府微信群 ,死少陵哥哥,把甜甜一個人丟在這裏,自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你別讓甜甜看到你,不然甜甜打死你。哼。”甜甜順手將身邊的一段幹樹枝用力扔進火裏,濺起無數的火星。

甜甜想起少陵哥哥,心裏又不禁擔憂起來,自己現在雖然在妖魔鬼怪中間,但是少陵哥哥說不定現在……

甜甜看着炙熱的火焰,一股心酸,難受涌上心頭,甜甜擡起頭來,望着漫天的星斗,悄悄流下了兩行熱淚,梨花帶雨,淚眼迷離,如海棠帶露,惹人憐愛。

“小妖精在想什麼啊?是不是在想你的情哥哥啊!哈哈哈。”樹林中突然響起了詭異,邪惡的聲音。似乎有人在黑暗中監視着甜甜,想把甜甜吃進自己的肚子裏。

甜甜大吃一驚,立刻站起來,凝神戒備,怒喝道:“誰?誰在那裏,給我出來,死妖精。”甜甜心裏大怒,趁機也將心裏對少陵哥哥的氣發泄了出來。

“哎呀,脾氣還很大嘛!不過越辣的大爺我就越喜歡,哈哈哈哈……”黑暗中的那個妖精回答道,但甜甜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的身影,甜甜抽出腰間的鞭子,啪的一聲打在地上,大聲喝道:“死妖精,有種你給我出來,不要躲在背後說這些沒有用的****。出來。”甜甜又揮動鞭子在空中虛打一記。

“哈哈哈,出來就出來。”話音剛落,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從甜甜對面的樹林中走了出來,足尖一點,飛過並不寬闊的小河,落在甜甜的身前。甜甜接着火光和月色,看清楚了那大漢的形貌。大漢身形高大,臉上還長着幾撮黃毛,身上穿着一件黃色的皮襖,一雙狡黠的眼睛下流的盯着甜甜。不停地搓着雙手,臉上掛着邪惡的笑容。

甜甜看着妖精這身打扮和令人作嘔的神情,叱問道:“你是誰?爲什麼深夜來打擾我?”

那個妖精笑了笑,道:“美人啊,我叫相公,是來接你回家的。來,美人兒,跟我回去吧。”妖精慢慢向甜甜走近,向甜甜伸出雙手。

甜甜見妖精無禮之極,氣就不打一處來,趁着妖精不注意,一鞭子揮在了妖精的臉上,妖精慘叫一聲,棕黃色的臉頰上立刻浮現出一道血痕。妖精向後躍出數步,生怕甜甜趁機在出手,妖精撫摸着自己臉上的傷痕,猙獰的怒視着甜甜,喝道:“小賤人,居然敢打你相公,老子今天廢了你。”

妖精說完,手裏拿着一個狼牙棒,猛烈的向甜甜撲來。甜甜揮動着手裏的鞭子和妖精對抗,妖精雖然修爲在甜甜之上,但是一時之間也進不了甜甜的身。甜甜手裏的鞭子不斷髮着紅色的光芒,一次次結實的打在狼牙棒上,兩股力量不停對峙着。

妖精被甜甜打了一鞭子,很是憤怒,見自己連攻了十餘招都被甜甜化解了,心裏更是大怒。躍出戰圈,大喝一聲,手裏狼牙棒的黃色光芒陡漲,妖精得意洋洋的看着甜甜,朗聲道:“小賤人,去死吧你!”妖精說完,手裏的狼牙棒猛地向甜甜擲了過來,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向甜甜包圍過來,將甜甜緊緊的困在中間,甜甜心裏一驚,揮舞着手裏的鞭子撞上妖精的狼牙棒,哪知道甜甜的鞭子剛一觸及妖精的狼牙棒之後立刻就被一股巨力撕成幾段,散亂的落在地上。接着狼牙棒帶着咄咄逼人的氣勢擊向甜甜的頭顱。

甜甜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狼牙棒,又想起了少陵哥哥,眼角落下一滴珍珠般的眼淚,緩緩閉上了雙眼。

甜甜以爲自己這一次死定了,可是在狼牙棒將要擊碎甜甜的頭顱的時候,甜甜還聽得鐺的一聲巨響,那股令人窒息的壓力在瞬間消失了。甜甜驚訝的睜開眼睛,就看見自己身前站着一個光頭,頭上還點着幾個疤痕,穿着紅色的袈裟。

而光頭前面是攻擊自己的那個妖精,妖精現在已經倒在了地上,嘴裏不停地往外吐着鮮血,看樣子是被自己眼前的這個光頭重傷了。

光頭走到妖精身邊,唸了一聲“阿彌陀佛。”

然後手掌在妖精的身上一掃,那個兇猛異常的妖精居然就變成了一隻小小的黃鼠狼,黃鼠狼瞪了光頭一眼,轉身跑進了身後的樹林裏。

光頭望着黃鼠狼漸漸消失的身影,低聲念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甜甜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這個光頭,驀然間回憶起了龜爺爺說的話,光頭,和尚。甜甜小心翼翼地走到和尚身邊,怯怯的道:“你是和尚?”

和尚回頭,站起身來,微笑道:“是的,甜甜小姐。”

甜甜這纔看清楚和尚的相貌,只見和尚年紀輕輕,丰神俊朗,面色和藹,讓人看了有一股親切的感覺。甜甜詫異的問道:“你認識我?”

和尚微笑,點頭道:“是的,甜甜小姐。小僧受朋友之託,前來護送小姐前往河洛。”

甜甜剛想問是不是少陵哥哥派他來的,但是心下細想少陵哥哥似乎並沒有什麼朋友,而且少陵哥哥應該不會丟甜甜一個人在這裏,要來也是少陵哥哥自己來。甜甜問和尚道:“是秋霄叫你來的嗎?”

和尚道:“是的,甜甜小姐。秋霄城主是小僧的一個朋友,他知道甜甜小姐有難,所以託我帶你回河洛。”

甜甜知道和尚是秋霄派來接自己的,心裏輕鬆了很多,秋霄的朋友反正修爲都是比自己要好的,剛纔自己都還沒來得及看一看和尚是怎麼出手的,結果黃鼠狼就被降服了。甜甜看着和尚心裏覺得很親切,關切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剛纔沒有受傷吧?”

和尚雙手合十,回答道:“多謝甜甜小姐關心,小僧並未受傷,小僧法號忘道。”

甜甜拱手道:“忘道大哥,謝謝你出手相救,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還不知道怎麼應對呢!”

忘道道:“舉手之勞,不足掛齒。秋霄城主說甜甜小姐曾身受重傷,不知甜甜小姐傷勢如何,小僧略懂黃岐之術,破曉醫理,可爲甜甜小姐診斷療傷。”

甜甜笑着搖了搖頭,道:“謝謝你的好意,忘道大哥,我的傷已經好了。我們坐下說吧。”甜甜指着旁邊的火堆,示意忘道坐下,忘道微微點頭,隨着甜甜在火堆旁坐了下來。

甜甜看着溫和的忘道,心裏有點慶幸,還好認識秋霄這個朋友,不然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裏了。問道的到來驅散了甜甜心裏的大部分的孤單和落寞,甜甜微笑着,注視忘道,疑惑的問道:“忘道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忘道往火裏添加了幾根樹枝,淡淡道:“我的朋友在海邊發現了甜甜小姐的蹤跡,知道甜甜小姐一定會去河洛找秋霄城主,所以我便沿着這條路找了過來,慶幸之至,甜甜小姐沒有受傷,若是甜甜小姐不小心受傷那忘道的罪過就大了。”

甜甜道:“忘道大哥我就是受傷了也和你沒有什麼關係啊,你怎說你的罪過就大了?”

忘道微笑道:“我的朋友吩咐我不能讓你少一根頭髮,必須要我將你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護送到河洛。”忘道神色安詳,身上散發出一股溫和,親切的氣勢。

清穿女重生記 ,調皮的問道:“忘道大哥,現在我少了一根頭髮,怎麼辦啊?”似乎甜甜被忘道的溫和親切感染,開始的孤單和害怕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心裏安穩了很多。

忘道萬萬沒想到甜甜這個鬼靈精居然會這樣問,怔怔地看着甜甜手裏的頭髮,頓了頓道:“甜甜小姐,此頭髮非彼頭髮。”

甜甜疑惑的問道:“什麼此頭髮非彼頭髮,忘道大哥你能說簡單一點嗎?”

忘道微笑不語,伸出手烤着火,一臉平靜。

甜甜見忘道沒有說話,又換了一個問題,道:“忘道大哥,你是說你會保護我回到河洛嗎?”

忘道點頭道:“是的,甜甜小姐。”

甜甜聽了忘道的話,心裏就如吃了一顆定心丸,接着道:“你知道我少陵哥哥的下落嗎?”

忘道搖頭道:“小僧不知,小僧只是受秋霄城主所託護送甜甜小姐回河洛,其餘的一概不知。”

甜甜心裏有些失望,但是忘道確實不像是在撒謊,甜甜只好又問道:“我不是聽說河洛是人間最繁華的所在嗎?爲什麼這裏這麼荒涼還有怎麼多的妖精?”

忘道回答道:“甜甜小姐,這裏離河洛還很遠,我們現在這個地方是大荒之地,明天我們就會進入妖魔混雜的荒原,度過荒原之後,還要一天時間纔可以到達河洛。”

甜甜有點擔憂的道:“荒原是不是很危險?那裏是不是有很多妖魔鬼怪?”

忘道看着天真善良的甜甜,微笑道:“還好,明天我會帶甜甜小姐飛過荒原,甜甜小姐不用擔心。秋霄城主既然讓小僧來接你,小僧自然一定可以將甜甜小姐你安全送回河洛。”

甜甜見忘道氣定神閒,毫無緊張之態,對忘道的話深信不疑。

一輪紅日從東邊的雲層中冒了出來,月亮落了下去,天幕中還掛着幾顆隱約可見的星辰,天空中漂浮着一層層的白雲和白霧,甜甜和忘道早早的就醒了,兩人吃了忘道攜帶的一點乾糧之後繼續向河洛進發。

忘道神態悠閒的在前面開路,甜甜輕鬆的跟在忘道的身後。兩人走了大約一個時辰左右,終於來到了忘道所說的妖魔混雜的荒原,太陽在這裏就被厚厚的黑雲擋住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到這裏之後都消失不見了,只有無邊的黑暗,荒原上散發着濃濃的妖氣和魔氣。甜甜看着死氣沉沉的荒原,心裏有些害怕,指着荒原對忘道說道:“忘道大哥,這就是你說的荒原嗎?”

忘道平靜的點了點頭,接着從懷裏取出一顆佛珠,扔在自己身前,口裏不停地念着法訣,一個個金色的佛家真言從忘道的嘴裏冒出來,在甜甜和忘道周圍漸漸形成了一個金黃色的保護罩,接着忘道身前的佛珠突然一下子變大,一顆很小的佛珠變成了一頭水牛般大小。

甜甜驚訝地看着忘道身前的佛珠,又看了看自己身邊金黃色的保護罩,上前對忘道道:“忘道大哥,我們是要坐在這顆佛珠上飛過荒原嗎?”

忘道點頭道:“是的,甜甜小姐,你放心。我在我們身邊施加了一道保護罩,那些妖魔鬼怪進不來的。我們走吧。”忘道指着身前的佛珠,示意甜甜跳上去。甜甜應了一聲,輕輕一躍就落到了佛珠上,然後忘道也跟着跳了上來,端坐在佛珠上,手指向前一揮,大喝道:“走。”接着佛珠便猛地衝進了荒原,佛珠一進入荒原之後立刻遭到了妖魔的襲擊,無數的妖魔鋪天蓋地的向着忘道和甜甜衝了過來,甜甜坐在佛珠上心裏隱隱有些發麻,但是那些妖魔都被一一擋在了保護罩的外面,沒有一個妖魔可以衝破忘道的保護罩。甜甜確定眼前的這些妖魔進不來之後,才長舒了一口氣,對忘道豎起大拇指道:“忘道大哥,你真厲害。”

忘道微微一笑,繼續控制着佛珠飛行在荒原之上,荒原上的一切都在不停地向後退去,佛珠的速度之快讓甜甜感到驚訝。 少陵看着對面射進來的一線明亮的陽光,驚喜地對堆雪道:“堆雪,我們可以出去了。”

堆雪微笑着點了點頭,鬆了口氣,淡淡道:“我們走吧,少陵。”

“好。”少陵和堆雪一起朝着出口奔了過去,眨眼間,堆雪和少陵就已經在九黎禁地之外了。堆雪和少陵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大山,堆雪和少陵此刻正在山腳下,下面是湍急的長江水流,滾滾的長江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停地奔流着。少陵和堆雪身後露出的那個洞口在少陵和堆雪出來之後就慢慢地合上了,將九黎和外界又重新隔離起來。

少陵看着湛藍的天幕,流動的白雲,滾滾流淌的長江,江岸的垂柳,心裏一陣感慨,笑着道:“終於出來了,感覺自己似乎又重新活到了這個世界裏,我回來了。”

堆雪心裏微微有點欣喜,嘴角上揚,放目遠眺,對少陵道:“現在我們應該去哪裏?”

少陵思考片刻,回答道:“我們先去河洛,在河洛看看能不能找到甜甜。”

堆雪問道:“如果找不到呢?”

少陵頓了頓,心情有點沉重,昂首道:“不論找不找的到,我們然後就必須去魔界見魔尊。只有二十來天妖皇滄浪就要和魔尊京墨決戰了,我們必須在他們決戰之前見到魔尊,而且最好是在他們決戰之前回到雲外山河,我在雲外山河的事情還很棘手。”

堆雪平靜的臉頰上略顯幾分疲憊,她看着憂心忡忡的少陵,淡淡道:“那我們現在是立刻出發去河洛嗎?”

少陵看着遠方天空中緩緩下沉的紅日,接着又看了一眼滿身灰塵,隱隱有些疲憊的堆雪,溫和道:“不,今天太晚了,我們都受傷了,需要時間調養,今天就先在附近的村子裏找一個地方歇一晚,明天再出發去河洛。”

秋霄心情沉重的站在鎮妖塔頂默默的俯瞰着整個河洛,心緒紛紛,黃昏下的河洛總是特別的美麗,落日殘照的餘暉下的河洛古城,就像是一副美麗,充滿想象浪漫的畫,紅牆黃瓦,淡黃的夕陽,多彩的流霞,還有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們,在這種寧靜的黃昏裏顯得特別的靜謐和諧。

“城主,忘道回來了。甜甜小姐也帶回來了。”迎鬆披着黑衣,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秋霄的身後。

秋霄沒有轉身,只是指着河洛對迎鬆道:“你看,河洛現在是多麼美好啊!人間繁華之所,人民安居樂業,豐衣足食,多好。”

迎鬆順着秋霄手指的方向望去,淡淡道:“確實很好,但是這種日子不會久了。妖皇召集所有八大將軍,兩大護法全部在妖界集合,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而且妖界開始大量調用軍隊,已經有數十萬的妖界大軍整裝待發,隨時可以作戰。而且魔界最近也有異動,墨鏡京墨也開始召集軍隊,數十萬的魔界大軍也在向魔都快速集結,這次魔都的所有高手幾乎全部出動,方籍,將離,伯庸,留夷這些高手都已經到達魔都,他們手下的兵力大部分也已經進入戰備狀態了。看來一場大戰已經是箭在弦上了。”

秋霄眉頭深鎖,沉聲道:“方籍,將離,伯庸,留夷,這些都是魔界一等一的高手,而留夷更是魔都第一戰將,手握十萬大軍,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方籍是魔尊的心腹,方籍手下的獵魔人更是手握生殺大權,一個個都是魔界的精英。這些人全部來到魔都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魔尊發出了備戰令,所有魔界衆人必須隨時準備迎戰。看來這次妖皇和魔尊的泰山決戰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大戰。他們一定都會在泰山附近駐紮兵馬,以防不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