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這裡的傳承,很多都是適合人類以及其它很多血肉生靈修鍊的,想岩殺這樣的石人,很少有可以同修的東西。

丹藥,岩殺肯定不能使用,功法武技,他也無法修習,只要戰鬥的招數,他倒是可以修鍊,只不過,那些東西,短時間裡無法帶來明顯的進步。

如此的話,可以讓石人進步的,只有與大道有關的東西了。

「岩殺道友,我實在想不出你得到了什麼,竟然會有如此進步!」宋致遠看著岩殺,忍不住說了出來。

岩殺並沒有急著回答,而是仔細地感應了一下眾人的修為,然後才慢慢地道:「我得到了一丈悟道圖,還有一些丹藥和奇異晶石,不過,丹藥對我沒用,奇異晶石倒是有些用處,被我連同丹藥一起吞下了,我的身體有了一些變化,我知道,那是那些奇異晶石的作用,至於丹藥和晶石的靈氣,早就消散在空氣中了!」

說到這裡,岩殺看到了眾人心痛的眼神,神色並沒有變化,依舊冷冰冰地道:「那悟道圖,卻對我幫助甚大,我之所以有如此進步,全憑其中的道韻!」

這樣一說,眾人恍然大悟,幾乎所有人都羨慕不已,悟道圖,那可是目前來說眾人遇到最為珍貴的東西了,那不是丹藥和武技功法可以比的。

那些提升修為境界的東西,怎麼能比得上道對武者的吸引。

羨慕歸羨慕,機緣所致,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永遠都不屬於自己。

眾人在聊天的時候,第五間石室的門開了,小和尚鋥亮的腦袋露了出來,身上的氣勢比以前更加強大了,即便是現在的東方玄虓,看到小和尚的時候,也是神色微變。

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但是與小和尚相比,他最多戰平,他還沒有自大到可以戰勝小和尚。


此時的小和尚,虛靈七重天中期,與白少游一般,真正的戰力,似乎比白少游高一點。

眾人看到他的時候,他也在打量著眾人,只見他雙手合十,對著眾人一拜,道:「阿彌陀佛!眾位施主,我們又見面了!看來各位的機緣不淺,都有進步啊!」

說完,他也不等眾人回話,便看向東方玄虓,微微一笑,道:「東方施主真是福源深厚啊,竟然提升了這麼多!恭喜啊!貧僧剛剛也略有進步,不然東方施主跟貧僧過幾招,也好夯實一下戰力!」

東方玄虓臉色微變,小和尚跟他約戰,他大概明白對方的意思,這明顯是在告訴他,你雖然進步了,但也把不要自傲,這裡還是有人可以跟你一戰的。

不過,東方玄虓是怎樣的人,豈能被人三言兩語就鎮住,那他的臉就丟盡了。

更何況,他並不是沒有與小和尚一戰的實力,有何懼哉?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吐出一口氣,向前走了兩步,看著小和尚,淡淡地道:「既然道友有如此興緻,玄虓怎能令道友失望!我正好也手癢,想跟道友比劃比劃!」

東方玄虓此言一出,眾人不禁皺起了眉頭,宇文天神色倒是自若,輕聲道:「有意思!」

!! 宋致遠緊緊皺著眉頭,臉色微凝,道:「這東方玄虓也太狂了吧,服用丹藥提升的,有什麼自傲的,即便給他全部煉化,晉陞到真靈境,那時候恐怕也不一定比得上小和尚!」

「雖然他的實力與境界不匹配,但是畢竟比小和尚高了不少,他還是可以與小和尚一戰的,只不過,想要取勝,恐怕不大可能!」白少游的神色也是微凝,肅然道。

「誰強誰弱,待會兒便見分曉!」宇文天神色淡然,聲音平緩之極,東方玄虓與小和尚的戰鬥,要分勝負,不容易,除非一招定輸贏。

眾人也都開始沉默下來,目光匯聚到了即將大戰的二人身上。

小和尚此時距離東方玄虓有五丈的距離,這個距離,以二人現在的水平,算是戰鬥的最佳距離。

東方玄虓臉上的狂傲之色比之前收斂了一些,不過,這似乎已成他的標誌,無法隱去。

小和尚靜靜地看著他,道:「阿彌陀佛!東方施主,以你我的實力,要想分勝負,估計都有可能戰個十天八天,所以,貧僧建議,一招分勝負!」

「哼!一招就一招,我不會輸給你!」東方玄虓一愣,隨即臉色陰沉,身上的殺氣若隱若現,冷冷地道。

小和尚沒有在說話,身上的氣勢陡然攀升,雙手挑著佛珠,身體緩緩騰空,腳下浮現出金蓮異象,而其身後,則是一道古佛虛影,而虛影的身周,而是出現了一個十多丈大小的豎立圓盤,顯出六幅恐怖的景象,有恐怖幽暗的地獄,有殘忍嗜殺的修羅,有暴虐兇狠的野獸,有堆屍如山的戰場,有醜陋恐怖的餓鬼,還有美麗至極的仙國。

這是六道輪迴異象,是佛宗弟子修鍊出的很少見的異象,一般能釋放出這種異象的佛門弟子,將來都會是聲名顯赫的絕世強者。

而戒貪,屬於迦葉寺的天才,他能釋放出這種異象,也不算稀奇。

六道輪迴的圓盤在緩緩旋轉,每一道輪迴度會發出淡淡的金光,最後,隨著小和尚身上的氣勢攀升道巔峰,六道輪迴的地獄道異象突然金光大亮,其他的五道皆都被遮隱起來。

小和尚身後頓時呈現出一幅恐怖的幽冥地獄異象,那種森然的景象,讓人誤以為這是蒼冥在出戰。

這時候,只見小和尚手中的佛珠泛起淡淡的金光,慢慢地延伸到小和尚身上,最後,小和尚整個人化身金身佛陀,寶相莊嚴,身後的古佛虛影也變成了十八丈高。

這是佛宗的不滅金身,堪稱絕巔的防禦,也有不凡的攻擊力。

小和尚右手托著佛珠,雙手翻飛,身上的氣勢瞬間一變,身形掠向了東方玄虓。

「佛言地獄!」

當小和尚的身形一動的時候,他的右手已經成掌,向前轟擊而出了,而那道古佛虛影,也隨著小和尚的攻擊而攻擊。

東方玄虓這次很謹慎,雖然他的實力增強了許多,但是,面對小和尚的時候,他不敢大意,所以,焰熾妖刀出現在手中,身後出現一道絕世大妖虛影,身體兩側兩股迥異的恐怖氣息瞬間攀升,一冰一熱,一息不到,便化作萬載寒冰和地心岩漿。

隨著東方玄虓身上氣勢攀升到絕巔,他身後的異象也幻化成了熊熊烈火和無盡的雪花。

這時候,只見他雙手高舉焰熾妖刀,雙目泛著詭異的光澤,怒喝一聲:「殺!」

焰熾妖刀瞬間釋放出一寒一熱兩種恐怖的氣息,似乎要將整個世界冰封,卻也像要將其焚毀。

看到小和尚掠來,東方玄虓殺氣如潮,焰熾妖刀怒斬而下,換做一道長虹,斬向了古佛手印。

「炎冰妖斬!」

這一次,東方玄虓基本上是施展了平生最強的感覺,冰火兩種意境齊發,威力可見一斑。

只是瞬間,刀元與古佛手印碰撞,恐怖的殺傷力迅速湧向四周,卻並未崩散,而交戰的兩人,依然是穿過恐怖的能量層,佛珠與妖刀狠狠地撞到一起。

瞬間,一股能量風暴生成,彷彿是虛靈境武者丹田自爆一般,兩種異象立即崩散消失,交戰雙方已經給對方給震退,倒飛出去,而交戰地的中心,只留下了一個恐怖的能量漩渦,肆意地摧殘著大地。

兩人一碰之後,皆都被對方恐怖的能量震退,東方玄虓退開了十丈,而小和尚也退開了十丈,只不過,小和尚一臉的淡然,東方玄虓則是陰沉無比,一雙眸子充滿著無盡的恨意,右手在不停地顫慄著,似乎受了一些傷痕,不過他悄悄地運轉功法,慢慢地修復著。

原來,小和尚依舊是那麼強,他得到的機緣,只是讓他有了與之持平的戰力。

看來,服用丹藥提升境界,雖然進步隨度快,但是境界有些虛浮,卻是比不上這些一點點累積起來的實力。

這時候,東方玄虓發現了自己的問題所在,此戰,雖然是不分勝負,但是交戰雙方都明白,誰強誰弱。

不過,仔細一想,東方玄虓也就釋然了,此時的他,已經不是在昆吾玉鑒中那個看到宇文天,委曲求全的東方玄虓,而是在九人中有一定威懾力了。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復了那種因為沒有取得勝利而不爽的情緒,彷彿是頓悟了一般,隱匿起了自己的狂傲。

他平靜地看向小和尚,淡淡地道:「此戰到此為止,以後有機會,再向你討教!」

說完,便收起了全身的氣勢,焰熾妖刀上燃燒的熊熊烈火,瞬間熄滅,光芒一閃,焰熾妖刀別收了起來,東方玄虓直接轉身,退後了三步。

小和尚看到東方玄虓自行結束了戰鬥,臉上的淡然和微笑一如既往,他沒有說話,身形一動,空間意境施展出來,忽隱忽現,瞬息便回到了人群中。

宋致遠看著兩人剛才的一戰,喃喃地道:「平手!竟然是平手!這東方玄虓的運氣可真好,現在這傢伙估計已將我們划入了獵殺名單了,以後要特別注意了,這些小人,最擅長的是偷襲!」

「他雖然走了一條誤道,但是不可否認,他此時的實力確實強大,恐怕這裡除了小和尚和宇文天,無人能夠勝他!」白少游神色肅然,東方玄虓實力增強,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隨著時間的發展,東方玄虓可能會沒有與他們相比的資格,但是目前,東方玄虓是一個勁敵,他們之間是有嫌隙的。

正如宋致遠所說,以後恐怕要加倍注意了,剛才東方玄虓的變化,眾人可都看在眼裡,原先狂傲的傢伙,已經學著隱忍了,這將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

小和尚緩緩地走了過來,對著眾人一笑,然後走到宇文天身後,宇文天高大的身軀將他擋了起來,東方玄虓和蒼冥的視線根本無法看到。

這個時候,只見小和尚臉上的肌肉迅速地抽著,嚴重過閃過一絲血色,身上的真元迅速運轉了一個周天,才漸漸平息。

這一幕,只有宇文天和白少游看到了。

兩人的目光皆都一變,不著痕迹地看向小和尚,只見小和尚只是淡淡地點點頭,二人頓時明白了。

這一戰,表面看起來是平手,稍作深入,便發現是小和尚取得優勢,只有真正參與的人知道自己的情況,小和尚落了下風,他只是巧妙地掩飾起來了。

這個時候,二人不得不重新估量東方玄虓的戰力了。

傷不重,只是幾息,小和尚便以佛門的療傷之法,迅速復原了身體。

這一戰,說明了一些問題,這個問題,對宇文天等人來說,必須得提高警惕。

這個時候,眾人開始慢慢地聊起天來,不過,話題已然離不開剛剛的大戰,片刻之後,大家的話題轉到了出路上,東方玄虓和蒼冥卻是向著大殿走去。


畢竟,這個後院,已經沒有別的去處了,那第十個石室,估計東方玄虓已經進去過了,只是這大殿不同,他們剛進來的時候,可是看到了有幾個小門呢,他們都只是進入了一個靈氣最為充裕的小門,其他的門沒有人去光顧,或許,那裡面也有不少的寶物。

「不知道出路在哪裡?老是在這些地方轉悠,雖然有機緣,但是沒有出路,得到了機緣也是枉然!」宋致遠環顧著周圍,低聲道。

「去那裡看看吧!那傢伙已經去了,不要讓他再得到什麼寶貝,不然,我們就麻煩了!」白少游看向已經進入大殿後門的東方玄虓和蒼冥,語氣略顯凝重地道。

「哈哈!車到山前必有路,既然此處有人來過,自然就有出路!」兀蚩極倒是心境開闊,瓮聲道。

「走吧!」幾人皆都奔向了小門。

來到時候,小門並沒有什麼異常,一進來便可以看到後院,但是,回去的時候,眾人發現,他們已經不再宮殿內部了,而是一個新的地方,似乎與宮殿有關,但這裡卻還是無比的開闊,彷彿是一個校場一般,千丈見方的地方沒有一絲阻礙,但是千丈之外,被迷霧遮住了,連神識都無法探查透徹。

!! 地面是用堅硬的巨石砌成,帶著淡淡的灰色,上面落滿了塵埃,似乎很久沒有生靈來過此處了。

要知道,這裡的空氣,除了天地靈氣,便是荒蕪之氣,空氣中幾乎感覺不到一絲灰塵的。

這麼一層塵埃,不知道積澱了多少年。

不過,眾人的目光皆都被腳下的灰石地面所吸引,這些石頭,雖然堅硬無比,但卻無法抵擋住歲月和荒蕪的雙重攻擊,地面上坑坑窪窪的,彷彿是被武力攻擊出來的,雖然幾乎看不到一處拳腳刀劍的痕迹,但卻可以看出被恐怖力量破壞出的痕迹。

這絕對是強者大戰後留下的!

地上的痕迹,都是別交戰的能量隨意掃到而形成的,已經沒有了形成之初的平整,經過荒蕪之氣的侵蝕,表面如同蜂窩一般。

若是境界不夠的武者或者凡人看到,或許會以為,這是這些灰石天然就有的。

但是,在這些天才眼裡,這些簡單的事情是無法逃遁出他們的眼光的,他們閉上眼睛,用手觸摸著這些痕迹,感受著那久遠的戰鬥。

這是歷史留下的筆記,雖然在歲月的沖刷下,即將淡去,但是用心解讀,還是可以解讀到古老的戰鬥場面。

能在這裡留痕的,只有那些暫時仰望的絕世強者。

當然,灰石地上也有一些相對而言比較新的痕迹,它們沒有那些痕迹被侵蝕的那麼嚴重,而且這些痕迹,似乎是故意留下的,與那些餘波攻擊到的痕迹相比,它們還很年輕,不過,再年輕,也無法抵抗荒蕪之氣的侵蝕,依舊是粗糙的痕迹。

看起來,這裡至少發生了兩次戰鬥,兩者間隔了不少的時間,但有一點,這兩次戰鬥都是發生了很久了。

這個時候,眾人不禁在想,他們所處的是什麼地方?

之前在得到寶物傳承的時候,他們都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那些東西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讓他們瞬間將這個問題拋之腦後。


不過,這時候,面對這些未解的疑惑,他們不得不將這個問題提出來。

「劍動山河,青蓮隨風舞!」小和尚看著地面的痕迹,喃喃自語道。

其餘眾人一聽,皆都疑惑起來,看向小和尚,道:「道友,這什麼意思?在這種地方你還有興趣賦詩啊?不過,這詩我好像聽過!」宋致遠最先開口,畢竟,他是儒生,對於詩賦還是比較感興趣的。

不過,有三人顯然陷入了沉思中,他們可不會認為小和尚這是被這裡的環境所感,詩興大發。

「這種感覺有些熟悉!」冰蘭看著小和尚撫摸的那道痕迹,彷彿是利劍劃過一般,荒蕪和歲月難以抹去其獨有的氣息,她不禁眉頭緊蹙,似乎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忽然間,冰蘭神色微變,一雙美眸睜得大大的,甚是可愛,只見她指著那道劍痕,道:「我記起來了,這是初見封禪台上的那種劍意!這莫非是青蓮前輩留下的?」

「阿彌陀佛!冰蘭施主推測得不錯,這正是青蓮劍聖留下的!」小和尚點點頭,右手輕輕地撫摸著劍痕,緩緩道:「我迦葉寺中有一處青蓮劍聖的賦詩碑,其中的一句便是『劍動山河,青蓮隨風舞』,那種劍意,生生不息,生死相依,與這道劍痕的氣息幾乎一模一樣啊!」

「青蓮劍聖?」宋致遠神色微變,隨即脫口而出,道:「道友所說的是哪位劍閣的青蓮劍聖?」

「不錯!正是她,傳說她是以為不輸於龍皇的傳奇女子,以青蓮鑄身,以劍入道,是那個時代的最為耀眼的存在!」這時候,白少游開口了,他見識非凡,平時也是使劍,所以,對與劍有關的事物比較敏感。

「阿彌陀佛!據門中古籍記載,劍聖是在進入那個境界之前來我迦葉寺的,本意是找凈空祖師來解惑的,在祖師悟道的地方靜悟十年,在岩壁上留下了一首詩和她的劍意,才悄然離去,事後,她彷彿已經消失了一般,大陸上從此便沒有了他的蹤跡!」小和尚的眼眸深沉,彷彿解開了塵封已久的往事,那一幕幕讓人熱血沸騰的畫面,歷歷在目。

「這道劍痕估計是她當年來到昆吾玉鑒的時候留下的,那時候的她,已經有能力問鼎天下了!」小和尚靜靜地說著,眾人也都靜靜地傾聽。

不論是誰,對這些前輩高人的故事都不會抵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